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逍遥游-05

过了大约四五日,两人才到了前往明教的第二个歇脚处——飞沙关。

这里本来是恶人谷的据点,后来齐心对抗叛贼之后,这里便不再有阵营之别,只要是过路人,都能在此歇脚。

在飞沙关外,郭xx捡到了一个明教男子。男子身受重伤,几乎只有出气没有吸气了。白钰愣是用金针为其保住了命脉,但是那男子似乎并不求活,只是双眼空洞的看着门外一个方向。

郭xx没有多问男子受伤的缘由,只是让白钰小心点照顾着他。曾经的友人对她说过,若是在大漠里看到一个受伤的明教,一定要救。郭xx没有过问其中的缘由,但也答应了友人。

“为什么要救他?”白钰用清水洗着手上的血,一边若无其事的问道,“你就不怕他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

郭xx...

-逍遥游-04

大漠里多的是沙,离开了客栈,便再也无人烟。再往西,便是西域了,传说中的波斯明教便在那。

一路上,郭xx也没有跟身后那个骑骆驼的人搭话,只是自顾自的走着。丐帮平时都不太穿鞋,上次在服装商那做的鞋也穿了洞,这会也只好赤脚行走。沙子被太阳烤的很热,郭xx尽管很想跳进水里冲凉,可惜条件窘迫,也只好将就着。

骆驼慢悠悠的晃荡着,迎面一层又一层的热浪让人犯困。郭xx着实有点累了,她晃了晃自己的水袋,里面的水已经寥寥无几。如果再找不到水源,就只好永眠于这大漠之下了。

所幸,还没有遇见沙尘暴。

偶尔白钰会看着郭xx的背影发呆,微微张着嘴想喊她,可到了第二天却也没有叫出来。他在犹豫,自己是该叫她郭女侠,...

-逍遥游-03

郭xx前脚刚被送去后院洗碗,老板娘便走到了紫衫男子身边。她一屁股坐上已经劣迹斑斑的木桌,调侃的看向男子。

“那个小蘑菇头,是你?”

男子没有抬头,只是自顾自的喝着茶。

“喂!”老板娘敲了敲桌子。

“老板娘心中已有答案。”男子皱眉,将掉下来的额发捋到耳后,“何必需要在下多言。”

“哼!”老板娘从桌上下了来,“既然你就是当初那个小蘑菇头,为何不直接跟那位女侠说?!”

“老板娘,这似乎不管你的事吧?”男子不想回答老板娘的问题,只是平静的捋着自己的头发。

“嘁,你们中原人性格怎么这么墨迹,总是藏着掖着,到时候人都飞走了,你们都来不及说!”老板娘似乎有些不高兴,她别过身,便去别桌招呼客人了...

-逍遥游- 02

“这把武器的拥有者,本来不是我。”郭xx垂着眼帘,双眼仿佛黏着在棒上。

霜明月,丐帮弟子都梦寐以求的武器。尽管历经几代霜明月已经不是最佳的丐帮武器,但是还是有不少人追寻着这把武器。郭xx手里的这根霜明月,是她的师父留给她的。

郭xx的师父不是什么可以震摄江湖的人,跟郭xx一样,也是君山的孩子。在郭xx的记忆中,师父是第一个出现在她记忆中的人。

“我师父跟大多数的丐帮弟子都差不多,粗心马虎,也崇尚者着自由。”郭xx就着淡如清水的酒,慢悠悠的说道,“但他有着我不懂的专情,我师父为了一个人抛弃了本属于自己的一切。”

郭xx是被她师父从水里捞起来的,当时她还只是个娃娃,被水淹得不省人事。而她师...

-逍遥游- 01 -

 江湖是什么?

是快意恩仇,相爱相杀,还是执手天涯,生死不离?

江湖是什么?

这是困扰了郭xx很久的问题。直到她现在带着帷帽,黑纱遮面,步履艰难的在大漠中行走,她也还是不懂。

几日前。

到了龙门,一进客栈,郭xx便摘下自己的帷帽,大声吆喝着让老板娘来两坛上好的酒。老板娘早已对江湖女子的大嗓门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地顺手拿抹布抽死了柜台上挫着手的苍蝇,对着一边儿往嘴里塞花生米儿的伙计抬了抬下巴:“吃货!赶紧端两坛子酒去!”说完才回过神郭xx要的是两坛,略略有些吃惊地瞟了眼她的腰间,酒量不小,荷包可别不够份量。

郭xx接过酒,凑在鼻间闻了闻,嗤笑着将酒坛摆回了桌上。

“我说老板娘,你这可没意思了!”郭xx...

子夜将至,游戏盒子篇 <启>

闷声开大坑!终于又开坑了我!!!

总之就是生存向的吧!0w0


01 白色房间


再一次醒来,是因为几道刺眼的光。

潘鸣觉得自己接触黑暗的时间已经长到自己已经死了一样,不,自己的确是死了没错吧?耳边还依然回荡着沉重的枪声和子弹钻入身体的摩擦声,自己,的确死了吧……

朦胧中,潘鸣睁开了双眼,几道白炽灯的光束几乎刺得他再次晕过去。上眼皮与下眼皮交织了几次之后,他这才有些适应这样的灯光。他瞪大着双眼,有些呆滞的看着白的一尘不染的天花板。那天花板就像是一整块白炽灯,看着有些通透。随即他躺着,左右张望了几眼,发现这个空间里似乎并不止自己一人。

潘鸣猛的扎起身,由于...

子夜将至,前篇 <结>

20


潘林虎着张脸,心情十分不愉快。这要归咎于几个小时前,对于柯世清审问的过程了。直到现在他想起来,还有些牙痒痒的。当他看到白鹤回来的时候,他闷声不响的揪住白鹤的领子就往自个儿的办公室里拖。
“潘老大,怎么了呀?”白鹤不解的问道,“怎么跟吃了火药一样,发生什么了?我还在调查杉木家的事呢,你怎么就说案破了呢!”
“妈的!柯世清当我们做警察的过家家玩呢!”潘林用力的关上自个儿办公室的门,怒踹了自己那倒霉的办公桌一脚,“我跟你说,那心理医生就吃饱了撑的!”
“啊?”白鹤不明所以的看着潘林莫名而来的火气,神色显得更为疑惑了。他知道潘林就那臭脾气,一火大身边的东西就遭殃。虽然白鹤此时并不了解潘林火大的动...

子夜将至,前篇

19


杉木家与薛城家差别很大。一方是父母离开子女,让其自身自灭,而另一方则是溺爱子女,一步都不愿意离开。可怕的是,据白鹤的观察来看,杉木的父母似乎从来都不离开门。因为白鹤发现,杉家门口堆满了快递用的纸箱,而且大多是食物与日用品的包装箱。
抱着疑惑的心态,白鹤伸手按了按门上的门铃。杉家的门铃是音乐式的,跟一般叮咚叮咚的不一样。他听到了一些轻微的脚步声,和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但是,并没有人开门。
白鹤皱了皱眉头,又伸手按了一次门铃。这回,一个有些零碎的步伐向门口靠近,一个中年男子将门打开了个缝。声音从里面传出:“哪位?”他的声音有些抖,白鹤瞧见这男人居然连头都没有探出来,心里的疑惑更加浓重。...

子夜将至,前篇

18


薛城的奶奶思索了会儿之后,才缓缓的摇摇头。“这个秘术是祖传,不可能还会有其他人知道。”

白鹤有些失望的抓了抓头,而后问道:“那有没有什么人还见过这个符号?”

“杉木的妈妈和小城以前的医生有见过……我印象中,那个医生似乎对这个符号很感兴趣。”

白鹤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连忙追问道:“那奶奶你还记得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吗?!”

“不太记得了,小城上一次看医生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奶奶回想了会儿,才又开口说道,“这么想起来那个医生的确挺奇怪的,不过我大概就只记得一个姓了。”

“说来听听?”白鹤认真的听着奶奶的话,在她抛出一个信息之后,他快速的接住,然后立即回应。

“如果我记得没...

出镜 @子争_ 


我最喜欢吃水果了,所以我很会削苹果。

如果你非要触碰我的底线,我不介意把你当成苹果削哦,嘻嘻。

1 / 5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