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煞[cp:丁一×明天][原创][神经病]

累,真的好累,累的……都快死了。

茫然的看着墙面有些脱落的天花板,他伸出手,无助的抓住一片空白。啊,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对于……没有痛苦的自己。


丁一的身材很瘦长,他总是穿着黑色的V型领长袖衫和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一年四季都是如此。他的样貌并不出彩,但是却从内到外透出一股无力的苍白。那种弥漫着死气,让人不由自主想要亲近的苍白。

丁一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他只想死,想体会那种令人战栗的疼痛。他总会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看着世间的温情冷暖。他只会报以一个浅不可露的嘲笑,人类总是如此,从来不会去珍惜。


丁一从不与人交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到底是什么世界。他,没有感觉,一丁点儿也没有。如果撩起他长袖的袖子,你会发现手臂上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疤痕不计其数,它们纵横交错,延伸向更深处。丁一总会望着自己的伤疤发呆,眼中偶尔会抛弃平时的空洞,露出一种深深的无奈与悲戚。


你说我是谁?我的存在大概对于丁一而言微不足道,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一个关注着那个苍白的男人的人,仅此而已。


“哆哆。”明天家的门被敲开,看着站在门口面无表情,身穿黑色V领长袖的男人,他有些慌乱,“你……哪位?”

丁一看着面前手忙脚乱的明天,嘴角划过一丝嘲讽的冷笑,他自顾自的进入房租高达5000的公寓,随意地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坐下。

“喂!你很自说自话诶!鞋都没有脱就进来了……真是没有礼貌!”明天有些恼怒忽然闯入的男人,脸红的一发不可收拾,他急忙拿出一双客用拖鞋,不爽的丢在丁一的脚边。

“呵,不用大费周章。”丁一并没有去动地上的客用拖鞋,甚至连看都不屑。他双手抱着胸,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明天。明天被这么一看,心更乱了。这样反倒像是丁一成为了主人,而明天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客人。

不过事实是这样的,明天的确做了错事,而且还是一件牵涉到隐私的事情。

“我的话,你是知道的吧。”丁一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狠狠的咬上了一口,那双尖锐的双眼不曾从明天的脸上离开。

“胡……胡说!谁认识你这么没礼貌的家伙啊!!”明天心虚的避开那道目光,回答道。

“还不承认么?”丁一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明天,眼中的讥笑毫不掩饰的暴露在外。

“在说谎之前,先把首要证据掩藏好。”他抬了抬下巴。明天的目光跟随着移到了阳台,那是他的工具——支架望远镜。


小小的屋里,开始剥落的墙皮摇摇欲坠。急速的喘息声夹杂着小木床嘎吱嘎吱的摇动声在这小小空间里回荡着。木床上两具赤裸的肉体缠绵在一起,口中呵出的热气如同两丝烟,似合似离。


最近,明天总觉得自己的心很痛。每次看见丁一身体上的疤痕,明天的心就会不由自主的狞痛。即使丁一多么不在乎那些疤痕,即使丁一也并不在乎自己……

但是明天不想,他不想只停留在肉体上的关系,他想了解丁一,想知道他的一切,只通过偷窥,实在是知道的太少了,不,似乎除了名字之外,自己就对他一无所知了呢。

透过阳台上的望远镜,明天看着不远处的小平楼。


自从那个叫明天的大男孩跌跌撞撞的闯入了丁一的生活后,丁一忽然觉得没有感觉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了。至少可以在那个笨蛋出事的时候挺身相救,让自己体会那种血液从身体中流出却感知不到痛处的感觉,总比看着那个蠢货疼的流泪好。

丁一下意识的想保护那个大男孩,至于出于什么理由,他自己也不从而知。可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自己的身体上留下疤痕,或大或小。明天的出现还不够解决他数千年的空虚寂寞。


“丁一,你几岁了?”

“不知道。”

“那你父母还在吗?”

“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

“大概……没有。”

“你这摆明了是故意的!!”

每天总会来这么一出。

丁一无奈的耸了耸肩,怎么明天就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所说的呢?明明都有告诉他了,为什么每天都要问一遍……真是无趣。

面对这表情无动于衷的丁一,明天有些抓狂的揉了揉原本就不怎么服帖的头发。烦躁……真是太烦躁了!!!真是的,为什么就不好好回答自己的问题呢!!!难道自己就真的那么一文不值吗!!!说什么“自己没有感觉”的傻话啊!这种话要怎么让人相信啊……就算是目睹过他面无表情的自虐,也真的是无法相信啊!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可怜了不是吗?

一个,没有感觉,四处灰白,无趣的……人生。

“为什么……不愿意说实话吗?”托着腮,明天认真的问道,“除了肉体,我对于你真的……只是一个过客?或者说一个……玩具?”

丁一从未见过明天如此认真的眼神,他垂下头,不长也不短的睫毛刚好在眼下投下一小片投影。不是没有见到过明天严重期待的神情,只是自己……这个有着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一切的人,大概是给不了他幸福的。即使自己那么想要保护他,想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啊……大概知道了呢。”明天面对着丁一的沉默只能苦笑,也是,或许自己根本是不配知道他一切的呢。

“知道什么了?”丁一抬起头,锐利的目光直射明天,“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想知道的,我也想知道。我从没有不告诉过你什么,也没有骗过你什么,我所知道的,我都告诉了你。确切地告诉你吧,除了这个名字,我对我自己……真的一无所知。还有,虽然……给不了你幸福,但我还是决定把你……锁在身边好了。”

不知何时,那个一直在对床偷看着自己的大男孩已经深刻入心中,不论是形象,还是肉体。

“丁……一……”明天错乱的看着丁一,他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努力将即将滑出的眼泪吞了回去,这个答案令人相当意外。


最近街坊里都在谈论那个出现在那个面色苍白的病秧子丁一身边的阳光大男孩。很奇怪的组合,却意外的不违和,意外地令人感受到了些许温暖。就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自然,街坊里的人的重点都在情侣上。


十一

“丁一丁一,去哪里逛逛吗?”自从那天后,明天从以往三天两头往丁一家里跑变成了直接睡在了丁一家里。他挽着丁一的手臂,略圆的大眼开心的眯成了一条线。

“哪都不去,行么?”丁一温柔的揉了揉明天柔软的头发,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恩。”明天默默的应许着,调皮的在丁一的胸前蹭了几下,撒娇似地倒在了他的怀里。脸上满满的挂着幸福的表情,说是给不了自己幸福,可是现在就一直幸福着啊。嘛……能在丁一的身边,就足够幸福了。

“恩……”丁一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双眼恢复了还未认识明天之前的空洞。“明天我问你,你会为了我做任何事情吗?”

“怎么不会?丁一可是带给我幸福的人诶!”明天目光烁烁的盯着丁一,但是再下一秒目光忽然变的惊讶,脸色也顿时变的死灰。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小腹,一把锋利的小刀正在刺穿它。握在刀柄上的手,正是丁一那双泛着病态白的骨节分明的手。

“那么,为了我去死好不好?”丁一忽然间笑了,那是明天从来没见过的笑容。如此温柔,仿佛那眼睛中的波纹都在荡漾着。

明天沉浸在那如春水似地眼眸中了,就算是死……也可以哦。殊不知那小刀灵活的隔开了原本就脆弱的小腹,一直往上,直到胸腔,再到颈部。

“疼的话,我就不继续了。”丁一依旧笑着,这样的丁一有种说不出口的奇怪,却又令人着迷。

“疼……怎么不疼……”明天的脸越发惨白,他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小肠从小腹中流了出来,溅了一地的血。

“哎,真是对不起呢,为了我,还要让你去死。”丁一不笑了,他将刀子放在一边,将手放到嘴边用舌头舔舐了一下溅上了鲜血的手指。“唔……还真是美味的身体呢。”

“那么……去死吧。”


十二

还没等明天再呜咽几句,丁一就顺手摘除了他的心脏狠狠的扔在了一边。然而更可怕的是明天并没有因为这而死去,他的肉体还依旧存活着,只是眼神中已经空洞的没有了光彩。被顺手扔在一边的心脏依旧跳动着。

“真是有趣,太过于顽强了么。”丁一并没有理会那些,只是手脚麻利的用刀子刨开了自己的胸口,将自己的心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连结进了明天的身体之中。

默默看着自己的身体倒下,迅速的腐烂掉,最后化作了一团灰烬。

潜入了明天身体的丁一默默的笑了,巨大的信息量涌入脑海,那是属于明天的记忆。但是看着自己小肠还在往外流的摸样实在是不能出去见人什么的,于是便拾起地上的小肠一把塞回了小腹中,随后拿着针线缝合了起来。

随意的缝好之后,丁一潜入了脑中的信息库,一览了之后才知道那明天竟然是高官子弟是个富二代,居然能忍受贫困的条件与自己在一起……不知为何,丁一感觉心有些隐隐作痛。该死!这就是疼的感觉么……看着地上还依旧跳动的心脏,丁一心烦意乱的一脚踩了上去,竟一下便踩成了肉酱。这一脚踩在明天的心上,更像是踩在了丁一的心上。丁一怒不可遏的揪着胸口,心跳不均匀的跳动着,仿佛在诉说着他的恶行。


十三

“明天……明天?!”中年男子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大男孩,他瘦了许多,脸色也苍白了许多,那种从内散发出的苍白。穿衣的风格也变了,他穿着黑色V领的长袖衫。

“爸。”明天空洞的双眼望着中年男子有些苍老的面容,声音毫无起伏的喊了一声。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中年男子有些激动的握住明天的手,一把便拉近了屋内,“你的房间一点都没有动过,还是原来那样,我每天都有吩咐佣人进去打扫。”

“谢谢爸。”依旧是毫无起伏的声音。

顺着记忆,明天回到了自己的房内。他躺在舒服的席梦思上,伸出了一只手,可只是抓住了一片空白。

累,真的太累了……

心疼成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好想死,只是自己,不会死。


十四

丁一仿佛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就好像那个阳光的大男孩明天一样。

明天的身材也很瘦长,他总是穿着黑色真丝V领长袖和一条日新月异的牛仔裤。一年四季都是这样。他的样貌很出彩,原本线条硬朗的五官由于他的苍白染上了一层忧郁之色。只不过那种苍白,那种弥漫着死气的苍白会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近亲,再亲近。

明天不爱说话,他总是发呆,即使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年龄,父母是谁,从哪里来。但是他心中住着另一个明天。


十五

在杀掉明天的前一天晚上,丁一被一场梦惊醒。那是一段太过于长的梦。因为那段梦,丁一知道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丁一并不是人,也不是鬼。只是一个远古巫师制造出来杀害敌人的武器。它的存在只是杀,杀,再杀,还要杀,不杀就不能活。因为巫师制造出来的身体远远没有正常人类的身体更加有韧度。在抛弃了原本那个身体潜入新的身体之后,原本那个身体就会因为之前负担了太多的信息量而快速的灰飞烟灭。

然而活得太久,也就随之忘记了自己的目的。本就是一个不会疼不会爱的工具,又怎么会让自己栽进去呢。或许是那上千年的空虚寂寞让丁一感觉累了吧,于是就轻易的栽了进去。即使这几千年来丁一用着无数具不一样的身体做着不一样的人,即使在自己占据了别人的身体,运用过有用的信息之后就会删除与自己无关的信息。但是,这一次丁一是真的栽进去了。他不愿意删去那些和明天在一起的记忆,不愿意。

丁一知道,自己最终还是会杀掉明天的,让他痛苦的死去,还不如在他温柔乡中减少最大的痛苦,然后幸福的死去。自己,果然还是给不了他幸福的。


十六

又是一个清明时节,一个瘦弱的穿着黑色V领长袖衫的年轻男子拿着一束百合花站在一个简陋的墓碑前。那个碑上刻着“丁一墓”。



评论
热度(7)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