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煞[cp:明天×阿诀][原创]


    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阿诀漫步在雨中,仍由雨滴打湿了他的发和衣裳。每当下雨时分,他都会这样出来散散步,不顾他人的议论,不顾他人的眼光。

    不知道为什么,这似乎是命定的,好像刚拥有了意识便想义无反顾的冲进雨中。

    恍惚间,他看见了那个苍白的少年,苍白的惹人怜惜的少年。本以为只是擦肩而过,却没料到那少年转而即逝的笑容留给了自己。阿诀自己都惊了,他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直至再也看不见那少年的身影。他呆愣着站在雨中,安静的雨滴将他那躁动不安的心跳声衬托的更加明显。

    意外的,从来不曾生病的他,高烧不止。



    我叫丁一,不,我现在应该是明天。我拖着这具顽强的身躯活了一百多年,没错,我清楚的计算过。明天离开我,也有一百多年之久了。我不曾想要将这段记忆删去,所以身体的负荷越来越重,我想我也快要死了吧。可惜,我死了,就真的死了。作为木偶,我没有转世投胎的权利。


     明天住在一个破旧的公寓里,大概就一个房间,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这样。比起过去自己身为丁一的时候所居住的房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明天的父亲去世后的确留了一大笔财产,但明天并不想被这世俗纷扰,于是只拿走了现金和储存卡的那一部分。


    明天的生活很简单,简而言之,就是发呆。捧着那个相框,明天甚至可以一天都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当然,明天偶尔闲了也是会出去透透空气的。比如说,这个下着小雨的日子。


    本是无心散步,却偶然遇见了个在淋雨的傻子。不知道为什么,明天扯出了个不胜嘲笑的笑容,这是自从那个原本的明天离开后,明天的面容少数被动容的几次之一。他顺手的将自己的黑色雨伞放在那少年脚下,随后便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离开。明天显然是不知道自己这么做,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他情不自禁。就好像对待那个偷偷在对过大厦偷看自己的少年那样。


 三


    阿诀心烦意乱的看着墙角那把黑色雨伞。明明素不相识,明明毫无干系,为什么会将伞留给我呢?自己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叫花子吧?

    [啪!]阿诀将手中握着的笔狠狠的摔在了面前的书上。[嗷嗷嗷嗷嗷嗷!好烦啊!!!!]用力的揉着头发,他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力量,他只知道自己的性向或许只因那一个若有若无的上扬的嘴角而变的……不同了。

    [诀诀啊,怎么了?心情不好?要吃什么?妈给你买去。]从门口探出一个妇人的头,关切的神情布满了她的脸。

    [不是的……妈你去忙好了。我只是碰到了难解的题。]阿诀轻松的笑道,只不过却怎样也掩藏不住心中的苦闷。[对了,妈,上次爸爸朋友介绍的家庭教师什么时候来?我也是高三了……]

    [恩……妈去问问你爸!哎,最近都忙。]母亲将门轻轻阖上,便下了楼去。

    阿诀见母亲离开了,整个人都瘫软在了椅子里。啊……对,自己高三了,哪里有闲心想这些呢?他甩了甩脑袋,似是想把那烦恼甩去,之后他又拿起了笔。即使,那笔久久没有落下。


 四


    明天不在自己的那个小公寓,他在郊区也有一栋老别墅。是‘明天’的父亲留下的,因为里面有‘明天’的气息,明天一直没有打算将这地盘子卖出。今天,他在这里会客。

    [家教?你知道我……]

    [我知道你装着那个大学生的记忆,不要拒绝,我或许知道他的下一世在哪里。]男人打断了明天的话,神情肃穆的看着明天。

    照理来说,明天应该没有朋友的。而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在三十年前找到自己,将自己曾做过的悔恨之事的前因后果都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并告诉自己,他转世可以免去那一碗孟婆,所以,自己的一切,他,都知道。但是,那个男人似乎又隐藏着什么。

    [如何?]

    [随便吧。]

    [那么每天晚上都来报到吧,顺便,我会按照常价支付给你薪水。]

    [无所谓。]

    送走了男人后,明天露出了个不愉快的表情,居然威胁我。


 五


     这是阿诀第二次遇到明天。他实在是没有料到,自己那个所谓的年轻家庭教师居然就是眼前这个苍白的少年。他移开锁定在明天脸上的目光,有些心虚的瞄了一眼被安放在墙角的黑色雨伞。


     [好久不见。]


     那个男人这样打着招呼,嘴角似乎还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阿诀忍不住内心的狂跳,他转过身去,拿起那把伞。[你的伞……谢谢了。]


     [用不着这样害怕我,我不会吃了你。]男人接过伞,又将它放回了那个角落。[来说正经事吧,把你的学习情况告诉我。]


     [唔……恩,你坐。]阿诀见男人还站着,便随便把旁边的电脑椅拉来,意思让他坐下。[我嘛,理科生。加一的选科是化学,薄弱的地方……是英语吧。]


     [那倒还不错。]男人若有所思的撑着下巴,随即目光扫向阿诀[那么,你需要补什么呢?]


     [我……]阿诀愣了愣,在心中补充了后文——我想要你给我补性教育。


 六


     就连明天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自从他从阿诀的家里回来之后,自己感觉又好像有什么变了。


     就好比自己见到那个阳光的少年总会情不自禁的挂上个微笑,就好比现在:他捧着自己和‘明天’的合照,却会难以控制的将‘明天’的身影和阿诀的重合起来。


     那个在雨中狂奔都会笑的灿烂阿诀,和在对过楼层偷偷关注着自己的‘明天’。看似差距很大,却无一例外有着那充满感染力的笑容。


     明天有点烦闷,有点苦恼。难不成真是因为自己的这一百年都顶着一张人皮,感到厌倦了?开什么玩笑,他的心中埋藏着被自己亲手毁灭的挚爱,那种难以磨灭的印记是无法得以消除的。


     转瞬间,明天忽然想起了那个孩子的父亲。


     啊……难道阿诀,就是‘明天’的转世……?


     [没可能的,没有一个父亲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入别人口中。]明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一想法。


 七


     阿诀最近不太好,是真的不太好。睁眼闭眼都是那个人。自己甚至有时候会想着那个人转而即逝的笑容自慰。他感觉自己有点病态了。


     [还在啊。]他转头,又看见了那把黑色雨伞。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总是不会吧这把伞带走,是真的忘了呢,还是……故意的?


     看着面前一叠叠作业,阿诀叹了口气,[还有这么多啊……]


     [在想什么?需要我帮你解决一点吗?]一只冰冷的手抚上阿诀的背。


     [啊?!啊啊啊啊啊!!!!]阿诀被突如其来的关慰吓到,一下子摔下了椅子,耳朵被那凑近的气息熏得通红。[咳咳,老师,你来了。这些我自己可以做啦……]


     [哦?最近的几次英语测试如何?]男人毫不关心的发问道。


     [进步很多,谢谢老师教导。]阿诀如是说道,不过这倒是真的,自己的英语就像是忽然从小学的程度提高到了高中程度一样。也不知道,这和教的人,有没有关系。


     [那就好。]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表示赞许。


     [老师,你的伞不拿回去吗?]


     [无碍,这伞送你了吧,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男人想了想,又说道[一直淋雨对身体不好。]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阿诀感觉自己恐怕是真的陷入其中……难以自拔了。


 八


     明天的教课方式很简单,就是让阿诀做题。错了马上从脑中搜出‘明天’的记忆传送给阿诀,不过阿诀反应很慢,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老师是用脑电波沟通,而不是——用嘴说的语言。


     近些日子,明天越感不适,这和当初自己身为丁一的时候遇到‘明天’的感觉有点相似,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叫嚣在急速的膨胀。


     看着自己的脚踝已经有皮像墙纸一样脱落,明天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可是自己不想再侵入别人的身体,自己只想抱着‘明天’的皮灰飞烟灭,也怕是自己这个没有痛觉的木偶最后一次做出这种良心道德的事情吧。


     不过,如果是阿诀的话……可以吗?


     想着,明天晃了晃神,‘明天’和阿诀的身影又重叠在了一起。


 九


     [爸,我可以换家教吗?]


     [为什么?明天老师不好吗?]


     [我想,爸爸,我恐怕是喜欢上老师了。]阿诀说道。阿诀从不隐瞒自己的感情生活,就像3岁的时候泡了隔壁的小女孩,13岁的时候跟同桌引发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恨情仇,18岁时——掉入了一个苍白男人的深渊。


     作为父亲的男人刚想举手教训,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将手放下。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宿命难违。阿诀,这是你的命。爸爸不怪你。]男人叹息了一口,随后拿出一袋糖果[帮爸爸一个忙好吗?]


     [……]阿诀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说什么宿命,难道那次偶遇也是命中注定的吗?那么你给我介绍他做老师也是冥冥中注定的吗?!]


     [这个爸爸以后会对你解释的,把这个送给你老师。就当做,谢礼吧!]父亲摸了摸阿诀的头,放下声来说道。


     阿诀看着手中那一带五彩斑斓的糖果,心中的不安感油然而生。


 十


     [不要打我儿子的主意,这次是我失策。]男人说道。


     [我可什么歪脑筋都没动。]明天嘲讽似的扯出一个笑容,[除了死,还有什么可以给我更好的解脱?]


     [我不相信你没有察觉到。]


     [就算察觉到又如何?我不想再害他了。]明天皱了皱眉,脑中忽然闪过昨晚梦境的画面。


     [一个没有痛觉的木偶会有这么多感情?你要是碰我儿子一下,我就要你不得好死。]


     [呵呵,我本来就不得好死。]


 十一


     梦很长,梦中有明天所知道的,也有明天不知道的。这个梦仿佛在解释着这发生的一切。


     明天感觉这些用概括的来说,便是——身不由己。


     丁一和明天的事情就像是被设定好了开头的结尾,一切都是按照被排好的去发生。而如今变成了阿诀。明天觉得那应该是‘明天’,但是又不是‘明天’。只可惜他们拥有同样的灵魂,同样的身不由己,同样的情难自禁。


     那岁月的齿轮上就刻着他俩的悲剧,躲不过,藏不掉。结局只能是……没有结局。


     第一世,他是被捏造出的“杀人武器”,他是创造了他的人,他们以美酒为绊,以仇恨为辅料终究是爱了,终究是灭了。


     第二世,他是换了无数张皮,手上沾满了血腥的丁一,他是一个天真无邪以爱为本的阳光少年,由性开始,由不经控制的身体结束。


     第三世,他是顶着一张皮一百年并且快要死了的明天,他是一个高三的懵懂少年,从那满天的小雨开始,恐怕……


     明天不敢再去想,自己不能这样拖累他三生三世。不如自己灰飞烟灭……


十二


     阿诀终究没把父亲给他的糖给明天。尽管他就将糖果放在随手可及的地方。


     [还有40天就考试了对吗?]明天问道,他随意的翻着一本古典文学。


     [恩……]阿诀回答道,他让自己劲量不去看那双如墨如谭的双眼,不去看那修长挺拔的身材,不去……


     [老师!]


     微弱的气息在阿诀的脸庞呼出,明天双手禁锢着阿诀的肩膀,整个头深深埋在阿诀的脖颈旁边。[明天……你回来了,明天。]


     [老……老师?!]阿诀莫名的听着明天的喃喃自语,唤了男人几声。


     [阿诀……考完跟我走好不好。]明天这么说着。他想他真的控制不了自己想要冲过去狠狠爱他的冲动。[不管怎样,跟我走好吗?几天……也行,几个小时都行。]


     阿诀有些惊恐,他感觉自己像是被推进了一个阴谋,但是又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他只感觉自己这样被抱着,很舒服。只是幸福来得太突然,让阿诀有点茫然了。


     [好吗?]明天催促的问着。细细密密的吻轻轻的落在阿诀的眉间,眼角,嘴角……只是到最后也没有落在唇上。


     [我……我……]阿诀有点挫败感。


 


    [老师,我从一开始就输了。]


 十三


     明天发现自己的肚子上的皮也开始一层层剥落。他现在的身体仿佛一个破碎的瓷娃娃,一片黑一片白。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该死了吧。


     而阿诀在踏入考场后满脑子都是与明天的约定,却倒是超常发挥。在考完的两天后,他悄悄的整理好了行李。在盯着桌子上的那个糖果看了半晌之后,他还是拿上了。


     [考得如何?]


     [你对你的能力没有信心?]


     [当然有,要来试试么?]


    明天一把拉过阿诀的手,将他带入自己怀中。[你知道吗,这是命。你躲不过,我也逃不了。]


     [……]阿诀抬起眼看着明天,眼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父亲和明天,都说是命,那么到底是什么命?


     [阿诀,如果你不想这样,可以告诉我,我不会强迫你。]明天搭着阿诀的肩膀这么说道,[我可以帮你逃脱这个诅咒。]


     [没关系,我愿意。]阿诀坚定的说道,[知道吗,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逃不掉了。虽然你们说的命和诅咒我都不明白,但是我希望,好吧,只是我希望,老师你可以呆在我身边。]他转过身去,不再看明天的脸,[说真的,我对你的感觉好像不只是那一瞬间,好像潜伏了几千年,有点像恨但是又参杂了大部分的爱。]


     明天愣了。原来他从来就没有原谅过自己啊……这是灵魂的写照,印记越深,执念越大。


    [明天,我们做吧。]阿诀说道。


     明天又感觉自己晃眼了,三个人影相继出现,然后重叠。他只知道下意识的过去,做了他想做的,这也是等待了一百多年以来第一次。


     [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吗?]途中阿诀这样问道。


     [……大……]


     [唔……额……轻……轻点……]


     明天的回答被阿诀的喘息声吞没。到最后阿诀也不知道当时明天说的是什么。


     关着灯,阿诀还是能够看得出一些明天身上肤色的不同。但他没有问,怕是自己问了,会得到一个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而那袋糖果,阿诀依旧没有使用,他想,他恐怕这一辈子都是下不了手的。


 十四


    [阿诀,你知道吗?我杀过你。]明天轻轻的搂着阿诀的肩靠在床沿上,眼中满是落寞之情。


     [啊?]阿诀莫名其妙的回过头,[听不懂……]


     [没什么……]明天将阿诀抱到沙发上,[我去弄些吃的。]


     阿诀看着明天的背影叹了口气,已经三天了。阿诀感觉明天就像流星,而自己就是地球。被流星撞了地球之后,只能伤痕累累,好比自己的心脏某地被凿开了一个大洞。他还感觉,明天根本摸不着追不到,远远的,怎么样都接近不了。或许没过几天自己就会被遣送回家吧。


     [来吃饭。]明天招呼着。他穿着一成不变的黑色V领杉,修身的牛仔裤,还有苍白的肤色。


     阿诀看着胸口露出来的皮肤里已经有些被黑色侵蚀,有点想问,又有点不敢问。


     [我的皮要废了。]明天知道这个问题已经困惑了阿诀很久,于是他做了解答,[如果没有新的皮,我会死。]


     [死?!]阿诀的眼神闪过一丝惊慌,[你是说你会死?!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救不了我。]明天垂下眼皮,[这是命。]


     [为什么又是命?!!!到底是什么命!!!]阿诀愤怒的拍桌而起[命命命!难道命无法逃脱吗!难道一定要按命的轨迹走吗!]


     [阿诀,冷静点。]


     [你这让我怎么冷静?!我爱你爱得好好的,你跟我来一句你要死了!]


     [可是,我们已经在安排好的命中了。]


     [……]


     阿诀哑口无言。


 十五[尾声]


     明天的皮开始大面积的剥落,这一现象已经延伸到了脸上。他甚至不敢说话,因为一扯动脸部肌肉那皮就会摇摇晃晃的掉下来。阿诀已经被他送回了家,自己终究还是不想伤害他,还有就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死的这么难看。


     不过,好歹也是善待了他一会啊……


     明天阖上双眼,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或许明天……自己就不是明天了……不对,已经没有自己了呢……]


     [嘛……]


     [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呢……]


     [我死了……才好。]


 


    [某人口口声声要我跟他走,结果自己在这里等死。]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阿诀?]


     [来做吧。也算是给你送终。]阿诀双手交叉怀抱在胸前,从上往下看着脸上有点黑斑的明天。


     [不了,你走吧,别再回来了。]明天闭上了眼睛,身体一动也不动。


     [你他妈的到底干嘛!]阿诀一把拎起明天的衣领,明天竟然被直直的拖了起来。[我什么都知道了,我把我的命给你好不好?你不要死……不!我不许你死!!!]


     [咳咳,我累了。阿诀,三生三世了,我累了。我不想再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了。]明天有些费力的说道,[我就用我这一死来偿还与你的纠葛吧……]


     [不要……不要……不要!]


     [这一次,是我与你永别,不再是你与我相隔阴阳两间。]明天忽然间笑了出来,[阿诀,好好活下去吧。你还年轻……]


     阿诀感觉眼角有些湿润,他放开明天的衣领紧紧的抱住他,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放开吧。]


     阿诀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抱着。随后明天也不说话了,他毫无生机的靠在阿诀身上,只有脸上的皮不停的掉下。


     忽然,阿诀感觉自己的怀抱一空,此时窗外的风不止为何改了风向吹了进来,他抬头一看,哪有什么明天,只有一些被吹散的黑色屑沫。而怀中只残留着一件黑色的V领杉和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


     恍惚间,一个声音传入阿诀的耳朵。


     [上一世你是明天……再上一世你是樽澜……我用我这最后的力量抹除你对我的记忆……永别。]


 十六【结尾】


     阿诀呆呆的看着周围陌生的家具摆设,又看了看自己怀中的衣服和一些零零碎碎的黑色纸屑。嗓子中还残留着大吼过的迹象。


     [奇怪,这里是哪里?]阿诀站了起来,拍掉身上的纸屑,将衣服裤子扔在一边。再怎么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之后,阿诀俨然放弃了。


     [嘛,就当梦游好了~]他来到大门口,想换鞋出门,却感觉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跟在身边,在回身看了一圈确定没闹鬼之后,阿诀很放心的穿鞋走人。


 


     【四年后】


 


     [沈墨,早啊!]阿诀快速的跑到一个身形瘦弱的男生身边,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啊!早……]被拍的男生有些羞怯的看了阿诀一眼,低声的回应了阿诀的招呼。


     [我说学弟啊,咱都认识那么久了,为什么还那么生疏?]阿诀拎着书包的背带,一脸好奇的盯着沈墨。


     [我……我……]


     [算了算了,不为难你了。]阿诀摆摆手,[好好上课,别惹你家导师生气了。]


     [好……好!]沈墨回答完,一小溜儿的便跑了。阿诀一顺眼就瞄到了耳根那可疑的红色。


     啊……真是美好的少年啊!虽然不知道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到底是哪里来的,不过,真的是令人十分怀念的气息啊。


 


    [喂!下雨了还愣着干嘛?!]身边同级的同学冲过来对着阿诀说道,[把你的伞拿出来!]


     阿诀倒是很顺手的拿出了一把黑色的雨伞,伞的支架已经有了一点锈迹。他很自然的撑开伞,让那个同学一同避雨。


    当然,阿诀也不记得这把伞是什么时候来的,只是偶尔有一天看他躺在墙角,就拿起来用了。


    不过他依稀记得有人说过——


 


    [一直淋雨对身体不好。]


评论
热度(3)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