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廉颇与蔺相如的故事[1]

    廉颇是赵国大将。赵惠文王十六年时,廉颇作为赵国大将,将齐国大败,为赵国得到阳晋之地。赵惠文王便授予他上卿之位,而廉颇也凭借着他独一无二的勇气在众臣中出名。除此之外,廉颇身高八尺,身材伟岸,面容英俊,朝廷中爱慕者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蔺相如是一介赵国平民,但却是赵国的宦官头目缪贤家中所供养着的舍人。相如虽身长不及廉颇,但却也是个美男子,一双黑眸生的极好看。只因出门太少,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认为是缪贤府上的男宠。

    赵惠文王时,赵王得到了一块宝玉——和氏璧。这和氏璧相传是楚人卞和发现的一块玉石,经之精雕细琢后成为了璧。此玉色泽青翠,晶莹剔透,是难得的一块好玉。秦昭王不知怎么的听说了这消息,立刻派人给赵王送信求璧。而信中,秦昭王声称会用秦国十五座城池来交换。赵王自是不愿意将自己刚到手的宝贝给转手送人,但那十五座城的诱惑让赵王摇摆不定,便召集了众臣来商讨此事。

    “本王最近得和氏璧一宝物,那秦昭王称要用十五座城池来交换,众爱卿你们怎么看?”

    待赵王说完,众臣便纷纷议论起来,那玉是宝贝,那十五座城更是有魅力。

    “依本王之见,那秦昭王素来贪婪,不守信。若是将和氏璧给了他,那十五座城很可能化为泡影。若是不给了他,那急躁的秦昭王指不定就打上门来。”

    “或许可以派遣一名使者前去谈谈?”一个大臣小心翼翼的问道。

    赵王环顾了四周,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本王是找不出个适合出使秦国的人。”

    此时,缪贤上前一步,道:“臣家中倒是有一个适合的人。”

    “哦?说来听听。”赵王饶有兴趣的说道。

    “那人叫做蔺相如。臣曾经犯了罪行,想私下逃跑去燕国。而蔺相如却阻止了臣。他说,‘您怎就知道那燕王会接受您而且保护您不死呢?’臣便说,‘臣曾经跟从大王与燕王在赵国边境会面,燕王曾与臣私下相握,并表达了原因与臣结友的心意。凭借着这个,臣才会想要去投奔燕国。’而蔺相如却说,‘那赵国不知比燕国强大了多少,而赵王是宠幸着您的,那情势下燕王想与您结友也是正常的。若是您今天逃亡去了燕国,而燕国是惧怕着赵国的,燕王必定不会留下您,指不定会将您绑起来送回赵国呢。您不如赤着上身,背着斧质,向赵王请罪。以赵王宠爱你的程度,必不会再追究。于是,您就能侥幸免罪。’臣听从了他的计谋,大王果真赦免了臣的罪。臣私下认为此人有勇有谋,且相貌气质佳,是个可以出使去秦国的人。”

    没过几日,赵王便召见了缪贤家的舍人——蔺相如。见到蔺相如之后,赵王心中不禁暗喜,此人长相俊美,明眸皓齿,那布衣之下的身躯修长匀称,加之聪明才智,果然是个妙人啊!

    “秦王想用十五座城来换本王的和氏璧,你怎么看?”赵王好奇的看着蔺相如,眼中燃烧着希望之火,“听说那秦王好美人,更好男色……”

    相如听闻,敛了敛身形,垂下眼帘作答:“秦国强大,而赵国在相比秦国之下较弱,这和氏璧是不得不给的。”

    “若秦王得了本王的和氏璧之后,反悔了,不给本王城池怎么办?”

    相如回答道:“秦国用城池求和氏璧,若是赵国不给的话,理亏在赵国。反之,则理亏在秦国。对比这两个计谋,不如答应秦国,给了他们和氏璧,使他承担这不给城池而理亏的责任。”赵王饶有兴趣的听完之后,嘴角略上扬,他盯着相如一直回避着的眼神,又问道:“那么谁可以去出使秦国呢?”

    相如忽然抬起了脸,一双乌黑的眸子看着赵王:“王倘若没有合适的人选,草民愿意带和氏璧去出使秦国。如果得到了城池,那么玉就留在秦国,如果没有,那么草民答应王会将璧完整的带回来。”赵王看着相如清澈如一滩淡水的双眸,禁不住笑了一声:“那么本王就等着相如的好消息了。退下吧,过几日就动身。”

    “是,草民遵旨。”

    回到了缪贤的府上,相如淡定的回自己屋内收拾衣物。忽然,听见了门外的几声轻叩。

    “是缪大人,您来寻相如何事?”

    “相如,此行定要多加小心。赵王那样怕是想把你当个小倌送给秦王以保全那块和氏璧,都怪我说漏嘴。”

    “大人不必自责,相如自有妙计。”相如在檀木椅上坐下,脸上的表情漠然,“若是被当成小倌又如何,只怪相如生了如此这张脸罢了。”

 

***

 

   秦昭王,荒淫无政,残暴无性。这是众人对他的评价,但在相如见到他的第一眼时,便知道他并不如世人所描述的那么糟糕。

    “你就是给本王来送玉的?”秦王慵懒的侧躺在王座上,殿内歌舞升平,衣衫不整的女子歪歪斜斜的躺在秦昭王的怀中。他微微抬起一只眼,在殿中是一个身材匀称的男子。心中不禁腹诽道,这赵王莫不是吃准了自己好男色才拍了个小倌来?

    “正是在下。”相如双膝下跪行了个大礼之后,他唤来跟从的士兵,将那存放着和氏璧的精美匣子呈上来。

    秦昭王头一次见到出使秦国却不对自己露出鄙夷目光的使者,他好奇的坐直了身子,看着那名叫蔺相如的使者。那双黑色的眼睛,秦昭王只想到了一个字,美。

    “给本王瞧瞧那璧。”

    话毕,宦官的头目便将那和氏璧呈了上来。秦昭王打开匣子,就见那一块翠绿色的璧静静的躺在那里,通透的明亮,干净。

    “好……果然是和氏璧!!!”他故作欣喜的将和氏璧给身边的歌伎嫔妃传看,又不露声色的看着相如的神色。那人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自己会毁约,但是却没有一点行动,难不成还真是个无用小倌?

    “今天有大喜事,本王在章台宫得和氏一璧,本大秦又得一宝物。”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四周臣子纷纷下跪以表庆祝,“大王万岁!”

    相如自是知道那秦昭王是逗他玩呢,真是卑劣的演技。他拢了拢袖子,深鞠一躬后,道:“此璧有瑕疵,请让相如为秦王指出。”

    “恩,准了。”秦王一挥袖,便让嫔妃们将和氏璧给还了来,他将和氏璧交给了走上前的蔺相如,看着那俊美的男子,秦王别有深意的笑。

    等着相如将和氏璧拿回,迅速地退后了几步,他背靠着柱子,脸上神色似有动怒:“大王您想要得到和氏璧,便请人送信给赵王。赵王召集了所有的大臣商议,大家都说,昭王您贪婪,依仗着自己势力强大就想用空话得到和氏璧,恐怕是得不到您所说的十五座城了,大家都觉得不应该将和氏璧交予给您。”

    “哦?那么蔺相如,你怎么来了呢?”秦王微微笑道,将怀中的女子推开。

    相如定了定神色,说道:“相如一直认为平民之间的交往尚且不互相欺骗,何况是大国之间的交往呢!况且为了一块和氏璧的缘故,就触犯了大秦国的欢心也是不应该的。于是赵王就斋戒五天,派遣我来送璧,并且在朝廷上将国书交予我。为什么要这样呢?是尊重大国的威望,以斋戒的方式来表示敬意呀。而现在,相如来到了秦国,大王却在一般的宫殿接见我,理解傲慢不说,又在得到和氏璧之后给歌伎嫔妃传阅。这是在戏弄相如。而且相如看大王并无意补偿那十五座城池,所以又将璧取了回来。如果大王一定要逼迫相如……”

    “如何呢?”秦王忽然打断了相如的发言,他兴致盎然的看着相如,像一头看见了猎物的狮子。

    “如果大王一定要逼迫相如,相如的头就和和氏璧一起撞碎在这柱子上!”

    相如手中拿着和氏璧,斜视着一边的柱子,就要向柱子上撞去。

    “慢着!”秦王忽然说道。他忽然觉得那赵王并不蠢,竟找了个如此机灵的人来对付自己。如果能纳为己用……

    “今日的礼节怠慢的确是本王的错。”秦王说,“来人,将地图拿来,待我指出那十五座城。”

    相如的嘴角轻微的上扬,这个王还真是有趣,本以为会直接让自己撞死,没想到还真阻止了下来。不过那城只不过是装装样子的吧,赵国势必还是得不到那十五城。他微微笑着对秦王说道:“和氏璧是天下公认的宝物,赵王敬畏您,所以不敢不献出。而赵王在送璧的时候斋戒了五日,理当您也应该斋戒五日,还要在朝廷上安设‘九宾’的礼节,我才敢献上和氏璧。”

    秦王估摸着那和氏璧是不能抢夺,这蔺相如也一样。于是便答应了斋戒,将相如安置在广成馆里住宿。

 

***

 

   是夜,相如猜到那秦昭王即使答应斋戒,也必定违背信约,那给赵国的十五城也会泡汤,于是就让自己的随从穿着粗布麻衣带着和氏璧从小路回到了赵国。

    “我就知道你会把和氏璧送回赵国。”秦王不知何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笑眯眯的看着相如。而相如却发现秦王在于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加作为帝王的称谓。

    “偷听别人讲话可不是什么好事啊,秦王。”相如说道,他并不是习武之人,所以对于人类的存在反应也不如别人敏锐。

    “呵呵,既然和氏璧回去了,那么你就别回去。”秦王忽然间凑到相如耳边,细声说道。

    相如感觉浑身一怔,道:“王的目的是和氏璧并不是相如,相如无德无能。”

    “无德无能会拿着和氏璧撞柱子?”秦王嬉皮笑脸的勾住相如的肩膀往外拽。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顾不了那么多的相如就这么忘记了敬语。

    “恩……带使者领略一下秦国特色。”秦王将相如禁锢在怀中,一跃出墙。

    夜晚的秦国并不似赵国那般宁静。大街小巷的,灯火通明。

    “秦国没有夜禁?”相如问道。他抬头看着比他高了半个头的秦王,那深邃的双眼不知为何在此时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夜禁多无聊?当王也是需要休闲的!这叫贴近百姓的生活……”秦王双手插在脑后,悠闲的说道,完全没有在章台宫的时候那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相如没有作答,但是看着这样的秦王,他忽然觉得——秦国真的不错。

    斋戒五天,四个晚上,每晚秦王都来找相如。相如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早上的秦王与晚上的完全不是一个人。莫不成还是双子?摇着头否认了自己的猜想,他无奈的笑着。想着今天就是最后一天,相如觉得有点舍不得秦国。

    “迎——蔺相如。”

    秦王听着相如的话在朝廷上设了“九宾”的礼仪,隆重的宴请了蔺相如。

    相如缓缓的走上宫殿,行了跪拜礼之后,他说:“秦国自秦穆公以来的二十多位君主,不曾有一个是坚守约定的。相如实在是怕被大王欺骗而无颜面对赵国,所以才派人带着和氏璧先回了赵国。”

    “你可知?这是死罪。”秦王毫无起伏的声音响起。四周的臣子听闻蔺相如的话表情各异,有嘲讽的,有惊讶的。

    “相如自是知道。所以,相如请求受汤镬之刑。希望大王和大臣们考虑商议此事。”

    秦王的眉头微微皱起,这个相如还真是……让人没办法呢。这样还是不能让他留下吗,可是……又舍不得杀。

    侍卫中有几人想要拉相如离开朝廷加以处置,秦王说道:“现在杀了蔺相如,终究还是得不到和氏璧。这样还断绝了赵、秦两国的友好关系。不如乘此好好款待他,让他回赵国。”

    相如叹了口气,不舍是自己的事情,可是自己却是赵国的,不论怎样自己都做不出背弃自己国家的事情来,何况缪贤大人平时带自己甚好,这样一离开就是与他为敌。想着相如就觉得难受的很,因为秦王,那个在晚上总是笑得沐浴春风的秦昭王。

 

***

 

    相如回国之后,却没有改变自己被认作小倌的误会,不少人都认为蔺相如是通过美色来赢取这场和氏璧战的胜利。然而赵王是知道相如并不是那样的人,他认为相如的确是个有贤能的大丈夫,就任命他做上大夫。

    秦国没有割让十五城,赵国也保留着和氏璧。

     后来,秦国不知怎么的发了疯,开始攻打赵国,迅速的就攻下了石城。第二年秦军再次攻赵,杀了赵国近两万人。之后秦国住了手,他派使臣告诉赵王,打算与赵王和好,在西河外渑池相会。

    秦国本就打的突然,住手的也突然。相如百思不得其解,而此时赵王却畏惧了起来。

    “秦国比我国强大太多,本王怕这一去就不回了啊。”赵王说道。

    “王且不用担心,大王如果不去,那就先得赵国既软弱又怯懦胆小。”相如说道。

    廉颇和蔺相如是在相如回国之时认识的,廉颇自视甚高却认为相如机智有才能,的确是个可将之才,两人迅速的成为了好朋友。而不知在外人看来,这两人的行为却早已超越了‘朋友’。蔺相如是缪贤家的舍人,所以耳濡目染的喜欢着一些绘画与琴艺,艺虽不精,却恰到好处的能展现。

廉颇就是在拜访缪贤家的时候遇见了蔺相如。

    相如是早知廉颇此人,也是在远处观望过此人的,因为那伟岸的身材与英俊的面容让人都不得不驻足观赏。蔺相如虽在出使秦国前名声不大,回国后又遭到诬陷,但是廉颇发自内心的欣赏他,那不理世人对他的评价,我行我素的性格令廉颇很是喜欢。更何况那是个出水芙蓉,难得一见的美人。

    两人经常一同下棋,赏花,赏月,赏相如。是的,赏相如。赏着赏着赏出了感情,禁断的感情。跟廉颇在一起的日子可以暂时忘记秦王,但是廉颇一不见,相如满脑子都是秦王。于是他不停的说服自己,满脑子里的人应该是——廉颇。

    为了以防自己再次想起秦王,相如豁出去了,豁到床上去了。可惜……那一晚,相如的脑子里除了秦王还是秦王。他有些绝望,直到秦国攻打了赵国。

    “那么相如,跟随本王一起去吧。”赵王是这么说的。相如迷迷糊糊的点了头,他只知道自己要看见那个朝思暮想的人了。

    廉颇送着赵王和相如到了边境,和赵王辞别的时候他说:“大王这次出行,估计一路行程和会见的礼节完毕,直到回国,不会超过三十天。如果三十天还没有回来,就请允许我立太子为王,一边断绝秦国的念头。”

    “恩。”赵王同意了廉颇的意见,便上了去渑池的路。

 

***

 

    一路上赵王见相如心不在焉的,便问道:“相如是有何心事?最近和廉将军吵架了?”

    “并没有,王多虑了。”相如回答道,只有他自己才感觉得到那颗狂躁不安的心脏。

    到了渑池,见了秦王,发现秦昭王并没有特意关注相如,相如觉得有些失望。

    就在喝酒喝到酒兴正时,秦王忽然间说道:“我私下里听说赵王喜好音乐,请赵王弹弹瑟吧!”

    赵王不好推辞,就弹起瑟来。丝毫没有注意到相如脸色有些不好。

    这时,秦国的史官走上前来写到:“某年某月某日,秦王与赵王会盟饮酒,让赵王弹瑟。”相如走向前去,说:“赵王私下听说秦王善于演奏秦地民乐,请允许我献盆缶给秦王,借此互相娱乐吧!”

    秦王忽然间想笑,他从一开始就看着相如,从刚才让赵王弹瑟开始,他就一直看着相如。看着相如变坏的脸色,秦王心中莫名喜悦。没错,攻打赵国,就是为了相如。秦王,非常想要得到他。

    “不好。”像个小孩子似的,秦王说道。

    相如并不理会秦王,而是自顾自的就把瓦缶递上,顺势跪下请求秦王敲缶。相如知道,秦王那四晚已经足以占据他的心,他很清楚的知道秦王,特别喜欢敲缶,而且看到就想敲。

    但是秦王似是故意不给他面子似地,愣是不答应。

    相如说:“在五步距离之内,我能够把自己颈项里的血溅在大王身上!”秦王身边的侍卫见势要杀相如,相如用那双漂亮的黑色眸子狠狠的呵斥着他们,他们都退却了。

    秦王自是知道自己身来无法抵抗瓦缶,于是兴致盎然的敲了一首曲。之后相如竟回头召赵国史官写到:“某年某月某日,秦王为赵王击缶。”秦王不禁暗笑,这孩子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之后又发生了什么“秦国让赵国用十五城做献礼”,“秦国把都城咸阳送给赵王献礼”云云。但是秦王不理会,他目光灼灼的看着相如挺直的身影,那侵略性的眼神引起了赵王的注意。

    霎时,赵王似乎明白了一切。相如之前路上脸色不好的原因,似乎也引刃而解,他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廉颇。

    直到酒宴结束,秦国始终未能占上赵国的上风。赵国也部署了大批军队来防备秦国,秦军不敢有什么举动。

    事后,秦王又将相如拐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

    “相如,我不在的时候你有守身如玉么?”秦王开玩笑似的说道。

    相如不说话,只是垂下了眼帘。

    “恩?”

    “没有。”

    秦王惊讶的看着相如,抓着相如的手不由自主的捏紧。“是谁?我杀了他。”

    “不必您劳心,相如本就与你没多大牵连,更何况相如是自愿的。”相如感受到那巨大的压迫力,只是皱了皱眉。

    “抬起头,看着本王。”秦王命令道,他顺手掐住了相如的下巴,迫使他抬起了头。“还有什么遗言?”

    “我爱你。”

    “?!”秦王不可思议的看着相如,随后恢复了霸道的表情,他用力的将相如抱紧,仿佛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跟我走,好不好?我给你最高的位置和我的心,你给我你的身体和心。”

    “不。我是……我是赵国人。”相如有些艰难的说道。

    “国别就能分开我们么?!相如……别傻了,不论怎样我都比那该死的赵王强。”秦王说道,他不顾一切的啃咬起相如的耳垂,脸颊,脖子,最后是嘴唇。

    相如不知如何作答,只得默默的回应秦王的需求。他的国家归属感让他十分辛苦,甚至痛苦。他甚至想要去除赵国国籍,跟着秦王走。最后,还是相如推开了秦王。

    “不行。”

    “我会得到你的。”秦王气急的甩袖而走。

 

***

 

    渑池之会结束后,回到赵国,由于蔺相如功劳大,被封为上卿,位在廉颇之上。

    赵王依旧清晰的记得当时的路上,相如红的异常的嘴唇,还有脖子上星星点点的红色。即使相如神色镇定,也不免令人遐想。

    他特地招来了廉颇,告诉了他相如和秦王之间的事。廉颇当时只感觉愤怒,那种被最亲密的人背叛的愤怒。

他四处扬言:“我是赵国大将,有攻城野战的大功,而蔺相如只凭言辞立下功劳,他的职位却在我之上。何况相如本来就是卑贱的人,我感到羞耻,不甘心自己的职位在他之下!若是我遇见相如,我必定会羞辱他。”

    相如听闻此话,便不肯跟他碰面,心中深知是赵王将他与秦王之事告诉了廉颇,只感觉心烦意乱。本就性子有些清高的相如,每逢上朝常常推说有病,不愿跟廉颇争位次。过了些时候,相如出门,远远的看见廉颇,他也就调转车子避开他。却不知他这样做,痛苦的是廉颇。

    相如的舍人们觉得这样不妙,于是规谏说:“我们离开亲人来侍奉您,不过是因为仰慕您高尚品德。如今您的职位高于廉颇,廉将军口出恶言,您却总躲着他,是不是怕得有些过分?就算是普通人都会觉得羞耻,何况是将相呢?我们没有才能,请允许我们告辞离开吧。”而相如却坚决挽留他们。

    “你们觉得廉将军和秦王相比,哪个厉害?”

    “自然是廉将军不如秦王。”

    “那么以秦王那样的权势,我蔺相如却敢在秦国的朝廷上呵斥他,羞辱他的群臣。想入虽然才能低下,难道只是因为害怕廉将军吗?只不过我想到,强大的秦国不敢轻易对赵国用兵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有我和廉将军在。若是两虎相斗,势必不能共存。我这样做,是以国家之急为先而以私仇为后啊。”

    说了此话,相如思考了一晚,还是觉得自己爱的是秦王。

    过了阵子,廉颇听闻此话,顿感羞愧,实际上还是因为自己再也不能忍受少了相如的日子。于是他脱去上衣,露出上身,背着荆条,由舍人的引导到相如家的门前请罪。

    “呵,没想到将军好这一口啊。”相如嘲讽似地说道。

 

***

 

      两人终于和好,成为生死与共的‘朋友’。

 

-END-

【秦王什么的好想架空个番外嗷嗷嗷/口\

 


评论(2)
热度(12)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