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廉颇与蔺相如的故事[2] 秦王专场

嬴则自记事以来便在燕国做人质,但是他骨子里却充斥着一股令人敬畏的傲气。没错,他清楚地明白——自己是秦惠文王之子,秦武王之弟。自己是未来秦国的栋梁,也是希望。自己委身于此,只不过是为了自己更美好的未来。

    公园前307年,秦武王贪图游戏,与大力士孟说在东洲的太庙比举龙文赤鼎,却不幸胫骨被砸断而死。武王的死去喂朝廷内部带来了纷争,武王并无子嗣,这继任者的问题遭到了剧烈的争执。

    公子稷,也就是嬴则正在燕国做质子。赵武灵王深知那公子稷不受喜爱,做了君王也是被架空的份,便设计,“好心”派宰相赵固将那嬴则迎进了赵国。

    当时,嬴则刚刚过了束发。

    “谢赵武灵王相救。”嬴则双手做辑,单膝下跪。对于他而言,他等待了这一刻整整5年。

    “公子稷在燕国还真是学了一身的官场话呢。”赵武灵王笑吟吟的看着嬴则,他似乎已经看见了并吞秦国的前景。

    回头嬴则被送回了秦国,随即被那宣太后安排入住进了章台宫后的寝室。

    次日,上朝。

    自古朝政之上无女子,此时王的子嗣全无,便只有着宣太后来主持朝廷。

    “众爱卿,你们说,这自燕国回来的公子稷继任如何?”

    “万万不可,万一那公子稷串通了燕国来攻打我国怎么办?何况他是那奸诈的赵王迎回的!”一个大臣行了个礼,随即有些急迫的说道。

    “且慢,您言之有理,不过那公子稷沉稳,大度,从小耳濡目染宫廷生活,定是有远见之人。”一个年纪年轻的大臣走上前来为嬴则说道。

    嬴则不禁侧目,那是一个武将,强壮的身姿以及衣服下迷人的肌肉。嬴则想起那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秦武王的亲信,经常听武王在信上提起。恩,若是自己做了王,定要重用。

    两方争吵的不可开交,宣太后有些神经痛的揉了揉太阳穴,宣布结束。

    就这么数月之后,在魏冉等人的支持下,与武王同父异母的他,继承了秦国君王之位,是为“秦昭襄王”,又称“秦昭王”。

    嬴则正式执政是在他弱冠之年。他摆脱了宣太后的架空执政,命魏冉为将军。

秦昭襄王元年,他便奔向齐国。

    第三年,他攻占了韩国。

    随后的二十年中,他攻打下了楚,他成为了一个善用军术,亲自出兵引得军心的好君王。只不过到了43岁,嬴则不曾娶妻。他寂寞了43年,他开始变得荒淫,色欲,败坏。只有魏冉白起知道,这个君王初心不变。

    平时闲暇之时,嬴则都会跑去集市,夜会寻觅够眼缘的人。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嬴则觉得和自己趣味的人还真是少。

    秦国没有夜禁,因为统一,自由,强大。还因为嬴则自己的一点点小私心。

    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是由一块和氏璧引发的事件。

    他是出使秦国的使者。

    他出现的那一刻,就狠狠的掠夺了嬴则的心。自己等待已久的那个人,终于要来了吗?

    嬴则故意不怀好意的将玉璧传给周围的歌伎们看,命令大臣们故意奉承自己。但是他没有在那个人眼中看到半丝鄙夷的目光,那是一滩墨兰的沼泽,仿佛一掉进去就再也起不来。事实是这样的,嬴则看了那人的眼睛之后便深陷了下去,再也起不来了。

    那人仿佛是猜到自己这么做是故意的,竟然还肆意的威胁本王。真是个……有趣的人呢。不过,为什么那么有趣的人都在赵国呢,就像个赵武灵王会打着小九九将自己送回秦国,只不过失算了罢了。

    看着那人认真的想要撞柱子的眼神,嬴则笑了。对,是笑了,只是笑的微小,无人发现罢了。本想人死玉碎乘机给赵国来个偷袭,只不过真到了那时,嬴则还是忍不住制止了。因为他发现了比征战更有趣,比和氏璧更宝贵的宝物——蔺相如。

    听着那人头头是道,嬴则只想笑。看着蔺相如,嬴则便想笑。这期间,他还会偶尔自嘲一下自己怎么跟个毛头小子似地。

    终究是将那个人留下来了,不对,或许说是那个人故意想要留下来的吧。

    嬴则将他安定在了广成馆,那是上宾的住处。本不用如此款待,但是嬴则就是想要好好的对待他,然后,将他绑在身边。

    天黑时,嬴则用了晚饭便想去会会那蔺相如。不料却正好看见他正在将和氏璧交给一个身穿麻布衣裳的人。嬴则便猜到和氏璧是得不到了,不过,如果能留下蔺相如,少了块和氏璧又如何?

    当他出现在蔺相如面前的时候,他觉得那蔺相如恭恭敬敬的样子还真是可爱,那人竟还责怪自己偷听了他的话是无礼。

    若是换了平时,嬴则早就让他人头下地。只不过面前这个人的意义不同,这是唯一一个除了跟随自己的大臣将军之外,能够看出自己本性的人。正是那有缘人。

    “秦国难道没有夜禁?”身边的人发话道。

    “嘛,整天崩这个脸也是很累的,你就当是我这个昏庸的王的一点私心好了。”嬴则没有撒谎,他觉得自己可以在面前这个人的面前卸下自己的面具,自己的武装,甚至戒备心。因为他实在想不到蔺相如有什么理由来陷害他,即使他是赵国人。

    “想必秦王已经私下调查过相如何许人也了吧?”蔺相如歪着头看着笑得灿烂的秦王。

    “天哪,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会把持不住的!!!”嬴则忽然红了脸,将头转到一边去。只不过在夜色里,自己脸上若有若无的红晕应该是看不太出的吧。还好是在夜里啊……

    而另一边,相如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红着脸的秦王。真是的,年纪一大把了,居然还脸红呢。

    “唔!我们去那里看灯吧!这里不止上元节有灯看哟!~”为了扯开相如的眼神,嬴则一把拽起纤细的手腕向前面那灯火通明的地方去了。嬴则深知自己,是彻底被击败了。

    相如则是一脸好笑的看着那背后不为人知的君王,任由着自己的手腕被牵起,其实自己也挺喜欢这感觉的不是么?

    离那灯会越近,便越热闹。本来漆黑的夜从一星一点的微亮,变成大片片的灯光。沿街的楼房上挂满了金色的灯笼,照的集市灯火通明。街上人很多,小摊贩也很多。那些人肆无忌惮的笑着,嬉戏着,没有后顾之忧的玩乐着。

    相如本是不喜欢这熙熙攘攘的街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陪在身边那个男人身边,莫名的就被这愉快的氛围带动了起来。

    “秦国人看起来都很幸福呢。”

    “是啊,这可是我的国家,唯一的宗旨就是让人们幸福起来啊。如果一个国家的存在就只是不停的征战,给百姓们带来灾害的话,那这个君王要他何用。”嬴则有些感慨的说道,“所以我对外征战都是尽量避开百姓,从而不殃及池鱼的。”

    “那还真是称职呢。”相如是这么说到的。他看着那个男人脸上自豪的表情,心中不禁有些松动。但是一回想到自己的国籍不仅又叹了口气。

    “晚上来这里就是为了玩的,别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了!”嬴则笑着摸了摸相如的头,将他拉进了人群中。

    回到广成馆的时候,相如感觉是放松的。肚子……是撑的!那该死的嬴则,居然这么贪吃。不过……集市真的好有趣。之前都没有去过呢,秦国真是个有特色的地方,秦王也是个……很有特色的人呢。

    相如缓缓的用手带过唇角,那男人真是会挑时间偷袭。

    另一边,嬴则离开相如之后又穿回了之前昏君的皮。他趴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头顶的房梁。脑海中闪过的则都是那张清秀的脸,那双乌黑的双眼,还有那有意无意的调笑。

    “啊啊啊……”低吼了几声之后,苦恼的挠了挠头,嬴则无奈的笑出了声。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么。只能说,这幸福感来得太快。蔺相如,我会得到你的,不管使用什么手段。

    翌日,嬴则与相如在花园偶遇,两人相近如宾,仿佛昨晚的以前都从未发生过。只不过,嬴则被相如一个细小的动作弄得差点失控——那小子居然给自己抛媚眼!

    嬴则处理完了事物之后,又开始满脑子的蔺相如了。在白天的时候,也没什么去找相如的理由,只有在晚上行动才行啊。随即想起了花园里的那一瞥,嬴则又开始热血沸腾了起来。沉闷了43年的嬴则,终于感受到某种情愫的燃烧,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幼稚的像个稚子。

    又到了晚上,晚膳用过之后。嬴则借着夜深人静大家都在房里干自家事的时候,又偷偷的换下君王装去找蔺相如。

    “秦王,您又大半夜的瞎逛?”被嬴则敲开门的相如揉着惺忪的双眼,无意识的说道。

    而看到如此的蔺相如,嬴则不由得下腹一紧。他一手拽住相如的手腕压在门背上,一边将头靠在相如的肩膀,低声说道:“你……这是在勾引本王么。”说话时喷出的热气让相如感觉脖子痒痒的,他无奈的说道:“相如没有这能耐,秦王今夜又想要做什么?”

    “带大赵的使者领略秦国风光啊。”嬴则松开相如,毫不在意的说道。

    “是嘛?是领略秦王的……还是?”相如有意无意的说道,脸上俱是好笑的表情,“秦王和相如也老大不小了,再这么游戏人间恐怕不妥。”

    “是么?我看你只有刚刚而立之年的年龄,还如此闷骚的将胡子给剃了,相如难道不知道胡子的长度是权力身份的象征?”

    “那么……相如应当与秦王处在同一高度。”

    嬴则笑嘻嘻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那么相如愿不愿意和本王站在一起呢?”

    “恕相如无法答应,相如是赵国人。”

    “唔……你会想要答应的。”嬴则默默的嘀咕了一句,随后一把揽住相如的腰,跳出了城墙。

    待再次回到广成馆的时候,已经入了三更。相如有些疲惫的靠在嬴则结实的胸膛上,这一晚又是折腾的欢,从未游戏人间的相如,忽然有了想继续玩下去的念头。但是这念头刚冒了个尖儿,就被他狠狠的摘除。

    自己是,赵国人啊。

    嬴则不知道那个晚上是如何度过的,相如就这么靠着自己睡着了,自己只好在广成馆将就了一晚。

    “相如,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把第一次见面安排在章台宫吗?”

    “那是因为我有预感,我期待已久的那个人来了……”

    “章台宫……是我在秦国的第一个家……”

    嬴则喃喃自语着,他轻拍相如的背脊,眼中也有了困乏之意。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大臣们看着昏昏欲睡的嬴则叹气的叹气,摇头的摇头,只有魏冉白起数人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相如一早起来腰酸背疼的,看了看自己未换下的衣服便知道是给累坏了就睡着了。嬴则呢……难不成在这里陪了自己一晚?相如觉得有点感动,除了缪贤大人对自己好,其他人都是假惺惺的。只有这个秦王……

    嬴则对于相如,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而相如对于秦王,也是如此。

    让相如背叛本国而投靠秦王,简直是难上加难,自己也不会原谅这样的自己。

    终于,五天结束了。五天四夜,嬴则每晚都会去找相如。他从不逾越,生怕自己伤了相如。对于相如的试探,他也尽量压制身体所生的欲望。

    嬴则设了九宾,在正式的寝宫招待。虽然早料到相如所说,但他自己还是觉得心不由自主的在痛。他最终,还是放那个人走了,嬴则看得出,相如对自己,是有感情的。只是那该死的国家归属感毁灭了这一切。

    相如回了赵国,嬴则忽然间觉得空荡荡的,感觉这歌舞升平的章台宫如此空虚。他每天待在章台宫,看着那柱子,仿佛那相如抱玉撞柱的情景再现。他每天晚上都会去广成馆,仿佛相如还住在那个客房中。他每天都会去集市,去灯会,去酒楼,仿佛那个人就在身边。

    嬴则被相如堵满了脑子,他疯狂的处理政务,他涉及的,他可以略过的,他都自己完成。每当累的时候,他又仿佛看见了相如。

    直到蔺相如和廉颇的消息传到了秦国。

    魏冉他们从未见过嬴则如此大动肝火。他踢翻了案台,摔碎了瓷器。

    “要不我们将那小倌儿绑来?”

    “不许你们这么说他!准备着……攻打赵国!”嬴则的眉头皱起,那两个字如此刺耳。既然如此……本王抢也要把你抢来!

    日后,嬴则的生活除了审批案件还多了操练新兵一职,本可以交给魏冉,但是嬴则还是自己接下了这活儿。

    半年之后,嬴则在赵国的石城打响了第一战。战斗迅速的吓人,在赵王还在寻欢作乐的时候,嬴则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了石城,强劲而有力的给了赵国一个下马威。

    然而这并没有引起赵国的重视,嬴则细细思索之后,在石城练兵了两年,又一次攻入赵国。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迅猛,一夜之中竟然已经死了上万人。嬴则觉得这样已经够了,打仗本不是自己本意,他派了人去赵国说和,便在渑池相会。

    料那赵王胆小如鼠,必定会带上相如。嬴则不由自主的勾了勾嘴角,这都几年了,相如本王终于可以再见你一次。这次,必要把你带回国。

    终于,朝思暮想的渑池之会终于来临。那天,嬴则穿上了难得一穿的大典礼服,梳了个隆重的发饰,魏冉嘲笑他说是要成亲了还是怎么的。嬴则只是笑着打哈哈,自己这样,都是为了给那个人看的。

    “赵王私下听说秦王善于演奏秦地民乐,请允许我献盆缶给秦王,借此互相娱乐吧!”相如的声音传入了耳中。令看着相如发呆的嬴则一下清醒了下来,那孩子真是的,就知道抓着别人的弱点呢,真是……一点都不给面子呢。假意推辞了几句之后,嬴则还是开开心心的接过缶敲了一曲儿。

    随后相如的举动更是让嬴则觉得他可爱。这几年不见,怎么就越活越回去了呢。不过那个廉颇还真是过分呢,居然敢跟本王的人花前月下。想着,嬴则的双眼眯了眯,要好好惩罚一下呢。

    等会议结束后,嬴则将相如拐到阴暗的小角落里。

    “听说你跟那个什么廉颇的,很开心嘛。“

    “哦?秦王可是在吃醋?”

    “是啊,怎么办呢?”【^^

    “要不,别吃醋,吃我好了。”【^^

    啃啃啃啃啃……

以上为嬴则脑内补充。

事实上,是——

    “是谁?我杀了他!”嬴则控制不住怒意的握住相如的肩头,狭长的双眼里霎时没了笑意。他只想到两人说谈笑乐,却也万万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乐到床上去了!!!太……过分了,这是将本王置于何等位置!

    “相如本就与秦王无多大牵连……何况,相如自愿的。”忍受着从肩头传来的痛意,相如这么说着。

    也就那一瞬间,嬴则捕捉到了那一丝颤动——从眼底迅速滑过的无奈。

    “跟本王走好不好,你要的我都给你。”

    “如果说我要一个赵国呢。”

    “那么,不管是抢,还是取,本王都给你拿来,送到你手中。”

    “别那么认真,开玩笑的啦。”相如无奈的说道,他也明白自己,是自己那可悲的国家归属感在作祟。自己明明……明明是那么想念嬴则的。多想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旁?可惜……可惜……到最后,也只化为了可惜。

    “别傻了,无论怎么看,我都比那该死的赵王强!”嬴则不顾一切的啃咬起相如的耳垂,随后是脸蛋,然后是嘴唇,落下了一个深吻之后,他又狠狠的咬住了相如的脖子。

    “你是属于我的。”留下这么一句话,嬴则气急而走,而他的脑中依旧是相如坦白的话语:“遗言么?我爱你算么。”

    相如摸了摸脖子上还湿润的痕迹,那人真是强硬。他整了整衣衫,跟从赵王回国。

    路上还算顺利,只是赵王那种耐人寻味的表情着实令人难受。

    回了国之后,似乎什么都没变又什么都变了,相如只觉得一阵陌生感。

    另一边,嬴则已经开始了下一次“抢亲”计划。这次的事情已经令赵王上了心,恐怕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告诉那廉颇——自己与相如之间的纠缠。不过,这样也顺了他的意。不久之后就传来廉颇对外宣称要与蔺相如绝交的消息,本想乘这个时候劫走相如,但是想想那廉颇也非等闲之辈,便又等待几日。果然没错,那廉颇又回去找相如了,还背着荆条赤着膊。呵呵,原来赵国那大名鼎鼎的廉将军居然好这一口。

    事情似乎按照嬴则想的那样发展,蔺相如与廉颇重归于好,廉颇自然是依赖着相如。而之前在灯会,相如与自己交谈的时候,无意间提及了一个流失在秦国的双胞胎弟弟。而那人早被自己寻到,那摸样让嬴则差点儿就以为是蔺相如。

    一月黑风高夜。嬴则亲自“出使”去赵国。根据路人的指引到了那蔺相如的府上。嬴则什么本事没有,翻墙的本事是一等一的。他若无其事的翻过墙,就想走入了自家一般的大摇大摆,随即在门口接应蔺相如的胞弟蔺亦纬【另一位-_-】。没错,这回来个偷梁换柱,将自己媳妇儿早早娶回家。

    这时,相如正在更衣[古今异义,意思是上厕所]。而廉颇早在屋内等了许久,蔺亦纬早就耳濡目染嬴则和自己素未蒙面的哥哥的爱情故事,自然是一口答应了那请求,更何况身边这个人是无法违抗的君王。

    嬴则便在茅厕门口等待相如出来,等那鞋子尖儿刚冒出,相如便被捂了抠鼻,被一个强壮的男人紧紧的抱在怀中,随后跃出了相府。

    “你难道不知道在别的国家掳重臣是死罪吗。”相如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没好气的说。

    嬴则则是褪去一身夜行衣,上身赤裸的端详了会儿相如。“你瘦了。”

    “牛头不对马嘴,快点把衣服穿上。”

    “你说我怎么这么喜欢你这总蔑视王权的家伙?”嬴则不由自主的靠了上去,双眼微眯。“我把你双胞胎弟弟扔给廉颇了,你就跟我回国吧。”

    “你找到他了?”

    “废话,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简直跟你一摸一样。”

    “不行……”

    “有什么不好!从今以后你叫蔺亦纬!你弟叫蔺相如!回国之后立马跟我成亲,我管你愿不愿意?这次我抢定了!”

 

    秦国继跟别国打架赢了之后,又迎来了第二件好事。就是那43年守着“空闺”的君王终于要迎娶第一个妻子了!举国上下,欢腾无比。仪式要多隆重有多隆重。那秦王居然还说此生只娶他一人,配站在他身边的,也只有他。那个人叫蔺亦纬,很陌生的名字,但是王喜欢的话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吧。

    只有那几个心腹才知道,着蔺亦纬便是蔺相如,从赵国抢来的压寨夫人。

    “嗯……既然是新婚,那么来做吧。”相如掀了盖头,笑眯眯的看着嬴则。

    “难得你这么主动,那么我就不客气的享用大餐了哦。”

    “呼~”嬴则一口吹掉了红烛,将那朝思暮想的人儿压在了身下。

    “诶……要不要再快点?”

    “闭嘴!”

 

-END-

【私心更爱秦王一些屮艸屮

评论
热度(7)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