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子夜将至,前篇

睡不着,脑洞停不下来……忍不住挖了坑……总之是个前文什么的吧⊙▽⊙

01

距离案发24小时,潘林拿着手中仅有的资料犯着愁。嫌疑人,哦不,种种矛头都指明他是个凶手。他的名名字叫杉木,是甜品店的老板。而据死者亲友所述,杉木是死者薛城的至交好友,两人从初中就认识,期间根本没有产生过大的矛盾。

但现在,薛城所饮用的饮品中含有大量的苯甲酸衍生物,那种东西虽然被抵制,但不少商家还是会偷偷使用,它有个学名,叫做糖精。

糖精对身体中粘膜及肾脏的危害较大,但是,不是大量服用,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和死亡,令潘林困惑的地方就在这里,在他搜查甜品店的厨房时,并没有发现糖精物质,最匪夷所思的是,杉木家里也没有。那这大批量的糖精是从哪里来的呢……

疑点在于,如果杉木问心无愧,那么他逃什么?他逃跑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事先有准备。

“哥,有头绪了么?”从门外进来的少年差不多17,8岁,他是潘林的弟弟——潘鸣。潘鸣漂亮的眼睛下面挂着两个深深的黑眼圈,他揉着睡意惺忪的双眼,打了个哈欠。

潘林抬头看了他一眼,简单的吩咐道:“去吃早饭,放在冰箱里了,自己热一热。今天我就不送你去学校了。”

“哦。”潘鸣看起来有些失望,但他还是乖乖的照着哥哥的吩咐做了。

等到潘鸣走后,潘林又开始翻阅那仅有几张的资料。资料里显示,杉木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孩子,每当老师提起杉木和薛城两人时,总有人会说,如果杉木和薛城结合一下就好了,原因是杉木事实上非常内向。

内向的人一向容易心理变态,这是潘鸣做了这么多案子之后的感悟。但是目前所知的一切,并不能完全推断杉木就是凶手,潘林隐隐觉得这背后一定有人,但是杉木的行踪还在通过铁道部和航空公司盘查,目前尚不明确。

“讲不准他还在本地。”吃完了早饭的潘鸣在门后探出了个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潘林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向潘鸣:“给我好好读书去,这事你不用瞎操心。”

“我只是说出来我想说的而已。”潘鸣不服的撅了撅嘴,“哥哥老是这样,反正我以后也要考警校的!”

“这件事不许再提。”潘林冷眼看向背着个包,身材有些瘦弱的弟弟,“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赶校车。”

“知道啦知道啦……”潘鸣恶作剧的吐了吐舌头,一溜儿的蹿走了。

让潘林头疼的不仅仅是棘手的案子,更多时候是这个心思不知道放哪儿的弟弟。自己所在的地方太危险,他不想让潘鸣也踏入这个危险境地。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几年前那件事,那是一个潘家的悲剧,也是潘林到现在也无法摆脱的噩梦。

说来自己读警校跟那件事也有着不小的关联,潘林的父亲,潘伟是个大哥,专门做着贩卖伪钞的勾当。这件事当时只有母亲吴琴知道,潘林那时高三,潘鸣只有初二。

引发这件事的开端是还是初二的弟弟忽然失踪,可是警局只有48小时之后才允许报案,在那帮人眼里,小孩不见了就是离家出走了,没过会儿肚子饿了就得回家了。

但是当42小时后,潘鸣带着一只受了伤的手臂回来之后,潘林才意识到不对劲。也就是在那时开始,吴琴的精神状态也不那么对了。

“发生什么了!你的手怎么了!”潘林掰开潘鸣捂着伤口的手,手下的衬衣被血染的通红,再下面,皮肉翻起。再往里看,似乎是一个子弹头卡在肉里。并不是潘林很想看,而是当时的他害怕的移不开眼睛。

潘林清楚的感受的到自己当时错谔的表情,甚至那糟糕的画面还时不时的在眼前浮现。

“爸爸……爸爸……爸爸……”潘鸣的嘴中念叨着,“死,死了……爸爸……”

再之后,警方终于肯受命办案,一同搅了一群坏家伙。案子结了之后,过得富裕的家庭一下变得一贫如洗。只是因为那些钱都是爸爸挣来的,所以全部充公,一分不剩。

妈妈为了生计重出舞台参加演出,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她就跳楼自杀了。从那时开始,潘林知道,只有自己能支起这个家了。

而弟弟从爸爸死后就一直对着空气说话,整个人痴痴傻傻的,但是妈妈死后,他恢复了。而且可怕的是,他居然一点都记不起来妈妈死前自己做过什么事!

姑且不提这些,杉木的案子恐怕还得由杉木自己来解决。潘林揉了揉酸疼的眼睛,他已经一个晚上没合眼了。

TBC.

评论(2)
热度(5)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