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子夜将至,前篇

10

 

公孙介在接到潘林电话后便马上赶到了现场。现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一片小区域内被黄线阻隔在了古镇外。

“尸体在哪?”

警察员看到风风火火的公孙介连忙指了指门口潘林蹲着的地方,“老大把门给拆了,尸体躺哪儿呢!”

公孙介点了点头,他拿起自己的工作工具快速走到了潘林身边。

“起开,让专业的来!”

潘林抬头瞄了公孙介一眼,识相的站起身,给法医让了个位置。

公孙介接替了潘林的位置,蹲下了身。他带上一副透明手套,慢慢的接触谭桥的肉身。

“死者年龄45岁左右,死亡时间大约在三个小时之前。”公孙介的声音顿了顿,他从拆开门的缝隙走了进去,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公孙介又走了出来,他脱掉手套扔到一边的门板上,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死者被剥皮,手法类似古代灌水银蜕皮,死者头皮有缺口,肌肉组织上也有汞物质残留。”

“这杀手太变态了……”潘林眉头紧皱。

公孙介喊来一边自家的小学徒,说道,“找几个警察把尸体搬回实验室,这此的凶手似乎很喜欢追求尸体的完整性与美观性。”

然而此时潘林有些更加云里雾里了,一案未破,一案又起,而且这些案件之间绝对有联系……

等到尸体被搬走之后,潘林才正式进入了房间。房外破也就算了,房内也一样脏旧,而且墙上的电灯按钮是装饰品,按了也没用。无法,他只好开着手电筒在房内扫视着。

这房间实在是小,没几步就走完了整个房间。房里很奇怪,东西摆放的很有规律,不像有殴打过得痕迹。看起来更像是事后再摆的,因为桌椅上不少都溅上了血液。

“老猪!有本事给着房子接电么!”潘林冲着外面喊了句。

“诶嘛!我试试!”外面的人应答。

兜了整圈之后,他试图打开房里仅有的一个橱子。但是关卡似乎老化了很久,很难被打开。他想了想,一口咬住手电筒的把手,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朝着关卡的地方开了两枪。

“头!有状况?!”外面的人听到枪声忙集中到了门口,挡住了唯一的光源。

潘林把抢别回腰间,把手电筒拿到手中才回复,“没事,开箱!”

随后,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有些摇摇欲坠的橱门,里面的光景不由得让他吃了一惊。

 

评论
热度(2)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