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撕裂 最终话

终于要结束了,这篇东西也算是饶了我一年......其实很多最初的设定已经被颠覆掉了,但是还是很高兴能完结了他!毕竟是第一篇写的自己喜欢的内容题材!(事实上原设是be我会说!总之,也算是给儿子们一个交代啦!(总感觉是烂尾啊呜呜呜(



TEAR THE END

然而,霍思并没有在佟晋冲出去之后去追赶,甚至连一句挽留都没说出口。这或许并不是他的本意,但是之前佟晋拿着剪刀威胁的行为实在太怪异了,再加上自己看了佟苏的那份遗书之后,霍思似乎是明白了为什么佟晋对自己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如此排斥,而且并不希望自己知道的理由。
他实在没办法不去想那张纸上写的东西,但是霍思并不会因此对佟晋产生歧视,多的只是心疼和怜惜罢了。他爱佟晋,所以他的心可以容纳佟晋所有好的坏的,只要是佟晋——这个真实存在的人。
转念间,霍思猛的站起身来,他抓住放在桌上的车钥匙,向车库跑去。

就在这时,佟晋的手机铃声大作。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在床上摸索着手机的方位。
在铃声响起的第二遍时,佟晋才顺利的接起了电话。
“佟晋!案子破了——”电话那头传来潘文并不怎么兴奋的声音,反而是有些闷了。
而此时的佟晋被说的有些一头雾水,正在他思考如何发问的时候,潘文又接上了话茬。
“我们在宋鹏的病床下面找到一本日记。”
“怎么说?”佟晋皱了皱眉。
那边吸了口气,似乎是打算一口气说完,“宋鹏根本不是X大的学生,他是X大生物系的老师。他跟你父亲是旧识……先不说这个,我们似乎被他的外表骗了……”
“停,说重点!”佟晋打断了潘文即将开始的神叨叨。他很在意宋鹏,尽管已经确认白苏是自杀,但是宋鹏这个人却是一个迷。
“好好好……”潘文顿了顿,把声音调整严肃了才继续开了口,“宋鹏原来的身份是你爸爸以前工厂的学徒,是个孤儿,你爸爸把他抚养长大,那个时候还没有你。先不说你的事,宋鹏从小就很敬仰你爸爸……但是你爸爸他……患有严重的恋童癖,所以宋鹏曾经遭遇过你爸爸的侵犯……我知道这么说很奇怪……”
“继续。”佟晋提醒道。
“咳咳,好。”潘文尴尬的笑了笑,“然而宋鹏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久而久之……从日记里的语气来看,宋鹏似乎喜欢上了你爸爸……天……真的好不可思议……之后,有了你,你爸爸似乎为了撇清关系打发他去读大学了,之后好像就是宋鹏对你爸爸穷追不舍,死缠烂打的要留在他身边。再后来,他就变成大学老师了,而你是他的学生。因为你们两家人住的近,所以宋鹏一直开车送你回家。看日记里写的,他的身份又不止于老师……他时常暗中保护你,包括你和霍思的举动他也有所记录,再之后你发现宋鹏在办公室里叫着你爸的名字干见不得人的事情……我的妈真的好尴尬……要不你自己过来看吧?我同事现在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日记里写了不少关于你家的事情……”
佟晋实际上并不想知道宋鹏和佟苏怎么怎么样,他只想知道那天为什么宋鹏会出现,为什么他会倒在寝室窗外,还有为什么要在白苏家附近演这么一出戏,他意图何在……
“安平医院?”佟晋问道。
“嗯……精神科病房405。”
“五分钟之后见。”话刚说完,佟晋就挂了电话。他看了看手机,发现到目前为止,霍思都没有任何找他的动向。他感觉有些懊恼,但这些情绪在他踏入那间病房后就被完全抛之而去了。

在佟晋刚踏入病房的那一刻就有一种可怕的熟悉感。他清晰的记得,这并不是自己住过得任何一间病房。
他慢慢的走进去,不理会潘文的照顾。
太熟悉了……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忽然,佟晋的脸色微微变化。的确,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自己曾经见过的。然而,这叫房间的布置,摆设,甚至是窗台上花的布置都和当初自己在旧宅的房间一模一样!

“你怎么了?”潘文见佟晋状态不对,便跑过来询问。

佟晋摆了摆手,整个人的气息有些虚弱。这让他想起了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一些糟糕的回忆。隐约间,他似乎回忆起来童年的时候的确是有一个经常来看自己的哥哥......

自己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人给忘了呢……佟晋垂下头冷笑了几声,宋鹏哪是什么老师,他不过是借着老师的职位帮着佟苏监视自己罢了。如果要说宋鹏是老师,那么自己从小开始就认识这个老师。不管自己到哪里去,都会碰见这个老师。真是美丽的巧合……


这个老师或许并不是自己的任课老师,但是,只要是自己所在的学校,都会出现他——宋鹏。

这个人自己都说不清楚他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了,不过,喜欢上佟苏这种人渣也算是他倒了霉了。

“佟晋?”潘文见佟晋愣了半天,身边的同事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他又呼叫了一声。

这回,佟晋被他叫回了现实世界。

“把那本日记给我看看吧?”佟晋歪过头,对着潘文笑了笑。宋鹏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只留下了地上大量的红色液体和几根白色粉条画出的尸体原址。

潘文对于佟晋的反应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好顺从的把放在窗台上的蓝色笔记本交给了佟晋。

笔记本有些年头了,但依旧很新。款式是再简单不过的略厚的高中笔记本的样子。这本本子佟晋也见过几次,因为宋鹏几乎是不把这本东西放在离自己身体以外的地方的。所以,每次佟晋见到宋鹏的时候,宋鹏都会带着这本东西。

索然佟晋已经回忆起来宋鹏这个人物,但是对于那晚上的事情,他还是记不大起来。他翻开笔记本,先略过了之前的大部分——看起来是十几年前甚至更久之前写的——直接跳到了2008年的冬天。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当然在旁观人潘文眼中却是度日如年,觉得佟晋看的时间特别长。

佟晋看着那本日记,时而会皱眉。这本日记里根本没有从正面提到过那天晚上的事情!在宋鹏入住安平医院之后的日记更是令人摸不到头脑的奇怪,总是东拉西扯的说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病人,这样的日记并没有消失,直到今天他临死前的那一刻写的东西似乎都跟自己的死亡无关。

太奇怪了……

“看出什么没?”潘文把脑袋凑过来,问道。

佟晋摇了摇头,他伸手又将日记翻回起初自己看的那篇。这篇倒是很正常的,但也只是叙述了一些生活的事情还有一些关于佟苏的情况。然后,佟晋又重新看了几篇日记。就这么来来回回翻了几遍,佟晋忽然意识到,或许问题并不是出在日记里,而是他写的方式里!

他兴奋的翻到第一页日记,也就是之前他忽略的那些,正打算开始看的时候,潘文忽然说道,

“要不你先把日记带回去看吧?毕竟这案子就是自杀案,这个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用处。”

佟晋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那么我先走了。”他说道,随后抱着日记快速的走出了医院。然后回到了家。

到了家之后,他有意无意的拿起手机瞄了一眼,发现居然又霍思的十几个未接来电和一条未读短信。

“看到短信马上回我电话。”

简短的话语并不像是霍思的风格。佟晋皱了皱眉,回拨了过去。

电话没多久就被接了起来。两方都沉默了会儿,电话那边的人才开始说话。

“佟晋,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我现在在丁大强家里,过来吧。”

倒是先发制人了,佟晋苦笑了一声,回答道:“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他重重的摔到床上。就这么躺了一会儿之后他才站了起来,打算再次出门。

其实佟晋感觉如果是现在面对霍思的话,绝对会很尴尬。因为之前自己做了特别傻的事情,拿着剪刀威胁别人什么的,难道自己还小么……

在自己和黑暗人格合为一体的时候,佟晋认识到了。自己逃不掉的,不管自己如何改变,如何失忆,如何讨厌他,自己都会以不同的方式被他吸引,然后对他产生异样的情愫。

因为不可否认的是,自己在脱离过去记忆的情况下,还是爱上了霍思。

佟晋叹了口气,或许没有霍思的话,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吧。是他给了自己勇气,让自己转变成这样,自己真正的样子。

“麻烦到古榕别墅。”佟晋对着司机这么说道。

乘着这个空档,他拿出那本笔记本,开始翻看。如果说一开始知道宋鹏和佟苏有染,佟晋或许会很反感甚至觉得恶心,但是此时,他只觉得宋鹏可怜。被一个人渣拉入深渊,还牺牲了自己的青春来监视一个跟他没有丝毫关系的孩子,最后还那么绝望的死去。

这时,佟晋才发现了整本日记的端倪。每篇日记的最后一句话都很奇怪,看似和日记很搭配,实际上说的却完全是另外一件事。

“小伙子到了。”司机笑眯眯的看着佟晋,“大学生?热爱学习很好啊!”

佟晋合上笔记本,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然后结了账下车。

出现在佟晋面前的是久违的别墅群。然而在这别墅群的深处,就是自己以前住过的地方。

他踏出一步,这脚步沉重的有些可怕。这是一条踏入过去不堪回忆的路,即使佟晋已经抛弃了过去,但那令人憎恶的画面历历在目。为了不让自己多想这些该死的东西,他加快了一些步伐。这时,他脑海中忽然跳出了霍思的声音。那好像是他两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个青涩的医生。

“佟晋!”霍思从远处小跑过来,他来到佟晋身边,脸上的表情有些焦急。

面前的霍思和脑海中青涩的霍思合为一体。

佟晋直视着面前的霍思,身体不由自主的靠了过去,他紧紧环住霍思的腰,一言不发。

霍思被抱了个措手不及,僵直在空中的手最后落到了佟晋的头上。他温柔的抚摸着佟晋有些长了的黑发,轻声说道:“丁大强都告诉我了,丁天生背黑锅的理由……”

佟晋松开抱着霍思的手,闭着眼笑了笑。“进去吧。”

进入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屋子,佟晋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僵硬了一下。摆设和装修没有大变动,就好像自己刚刚离开这个房子,现在回来了一样。

再往前走几步路,他看见了一个穿着与这房子不太相搭的中年男人。佟晋猜这就是丁大强了,还未等他开口,那中年男人就先站起身,他似乎有些中心不稳的往旁边歪了歪。

“宋鹏死了。”等那中年男人稳定了之后,佟晋开口说道。他冷冷的看向这个穿的像个暴发户的男人,这个男人因为自己儿子的死而得到不少吧。

丁大强听到佟晋的话之后并没有露出大惊失色的表情,反而却是很镇定,“我知道,白苏的妈妈告诉我了。”

佟晋蹙眉,“白苏的妈妈怎么会知道?”

“自然是宋鹏告诉她的了。”丁大强见佟晋疑惑的模样,便开始解答,“其实白苏的妈妈对白苏的死并没有什么感觉,她本来就不喜欢白苏,甚至视他为眼中钉,从小就没少过殴打他。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丁天生和白苏从小一起长大。外面的流言都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

说到后面,丁大强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佟晋看着他微微发红的眼眶,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当初要接受宋鹏的礼物,把自己的儿子推出去当背黑锅的人呢!”

这似乎是触发到了丁大强的软肋,他望向佟晋的双眼有些绝望:“我本以为……我本以为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是我太天真!宋鹏本就不是个善茬,我居然被钱蒙蔽的双眼……我以为天生会回来的……我以为只是关上个几年……想着天生出来了,我们也能好好过日子……”

“的确是天真。”佟晋煞有其事的评价道,“那看来,白苏的母亲也收了不少钱吧,演戏演得像真的一样。”

“没错,当时我和白苏的妈妈一起去见的宋鹏。”丁大强说道,“当时宋鹏在安平医院,我们作为探视病人的人进去的。他给了我们不少好处,钱,房子,车子……”

佟晋沉默的看着丁大强。看来这一切都是宋鹏策划的,可是为什么呢……白苏既然是自杀,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我所知的就只有这些了。至于宋鹏哪里来的钱和房子,我并不知道。”丁大强说道,他吸了吸鼻子,“天生死得冤……我不希望再有其他人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伤害了……”

“谢谢……”佟晋喃喃自语着。他忽然抬起头,对着丁大强说,“我能看看这房子么?”

“请便吧。”丁大强点了点头。

佟晋看向身边一直没说话的霍思,意思让他跟自己一起去。这是佟晋最初的生活的地方,充满着他的回忆。抛去那些不好的,佟晋甚至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富裕的家庭,温柔的长辈。

霍思点了点头,他拍了拍佟晋的背,表示自己一直在他身后。他看到了佟晋眼中与以往不同的神色,不再有那么多阴霾,而是充满了希望与期待。他是真的放下了过去那段伤心回忆,霍思不漏声色的笑了笑,佟晋就是这样,明明不会令人担心,却不由自主的为他担心。

“霍思,等宋鹏的事结束了。我们在一起吧。”冷不丁的,佟晋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好啊。”霍思轻快的回答道,内心的喜悦直接反应到了脸上,他咧着大大的笑容歪头亲了佟晋一下,倒是有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可爱极了。

佟晋转过头去,嘴角慢慢上扬,眼睛微微眯起,“别老是做一些可爱的事情,小心我现在就对你不客气哦。”

逛完整个别墅,两人告别了丁大强和他的家人,开车离开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

直到回到霍思的家,佟晋才开口说道:“宋鹏的情况我大致都明白了。”

“怎么说?”霍思停好车后回道。

佟晋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笔记本,“答案全在这个里面。我刚才又整理了一遍,我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

“进屋说吧。”霍思拿着钥匙开了门,脸上挂上了笑容。

佟晋也丝毫不避讳,直接进了屋,直直的往沙发上坐去。

“宋鹏这个家伙真的很诡异。”佟晋说道,“明明是个学者,却去当什么黑社会老大,我记得封黎就是在他这个支下的。所以才有那么多钱,至于房子,佟苏再进去之前早就把自己的房产公司全给他了。说是为当初的事情道歉。哦,忘了说,佟苏跟宋鹏以前有做过。一开始,也是类似性侵,后来宋鹏就愿意了。我不太明白宋鹏究竟是怎样对佟苏产生感情的,不过我猜也就是雏鸟情节什么的吧。

再而,那个晚上。我之所以让宋鹏开车送我去学校,是因为他在学校也有担任教师,所以晚上进入学校根本不奇怪。我是去找手机的,别人告诉我是白苏认领了手机。正巧,我和白苏又是室友。只不过,当时我一开门就被吓跑了。

之后,是宋鹏又回去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当时丁天生忽然跑了过来,所以他不得不躺在地上装死。一直装到了警察来。至于为什么,如果这个时候他离开并且被摄像头发现,那么他逃脱不了嫌疑。之前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他要拉个丁天生出来顶罪。”

霍思微微点头,“为什么?”

“制造一个有肯定性的他杀场面,比一个充满疑问的自杀好判多了吧?”佟晋冷笑,“这也是让我也想不到的,如果他没爱上佟苏,或许他会是一个成功的人,至少不会轮落到这样的结局。”

“都是死在了一个爱上啊……”霍思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事算是结了么?”

佟晋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了,白苏的确是我弟弟,白苏的妈妈是当初代孕的人。佟苏那个人渣上了白苏的妈妈还抛弃了她,导致她把恨意发泄到白苏身上。最可笑的是,我们现在纠结的一切,都是一个死人做的。”

霍思靠近了些许,他摸了摸佟晋的头,“事情的都过去了。日子……回归平静了。”

佟晋忽然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反身撑到霍思上方。双眼炯炯的看着霍思。


爱,要溢出来了。


 【END】【我终于可以从头开始修改啦~


评论(3)
热度(2)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