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子夜将至,前篇

19


杉木家与薛城家差别很大。一方是父母离开子女,让其自身自灭,而另一方则是溺爱子女,一步都不愿意离开。可怕的是,据白鹤的观察来看,杉木的父母似乎从来都不离开门。因为白鹤发现,杉家门口堆满了快递用的纸箱,而且大多是食物与日用品的包装箱。
抱着疑惑的心态,白鹤伸手按了按门上的门铃。杉家的门铃是音乐式的,跟一般叮咚叮咚的不一样。他听到了一些轻微的脚步声,和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但是,并没有人开门。
白鹤皱了皱眉头,又伸手按了一次门铃。这回,一个有些零碎的步伐向门口靠近,一个中年男子将门打开了个缝。声音从里面传出:“哪位?”他的声音有些抖,白鹤瞧见这男人居然连头都没有探出来,心里的疑惑更加浓重。他们在害怕什么?
“你好,我是警察。这里是杉木的家吧?我来做最后一次调查。”白鹤将自己的证件在狭小的缝隙中亮了亮。
“是……是的。”男人将门开大了些,“进来吧。”
中年男子就是杉木的父亲,他和白鹤心中初见到他的样子有点不太一样。怎么说,有点鬼鬼祟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杉木的母亲呢?”白鹤看了看和之前一样空旷的房间,并没有看到上次神经有些错乱的女人。
杉父看起来有些慌张,他拿着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子虚乌有的汗,扶了扶他那副已经有些锈掉的细框眼镜,缓慢的说道:“她,她生病了,在房间里休息呢……”
“看来我没找准时间。”白鹤佯装失望的模样,“那我可以去看看杉木生前的房间吗?”
“啊?!啊……这个……小木去世后,我们就把他的东西全都该烧的烧,该扔的扔了……”杉父的表情有一瞬间失了神,眼珠左右转了两圈才回答道,“何况是……死者的房间,去,去了也看不到什么吧?”
“哦?”白鹤笑着看向杉父,“所以说你一直在紧张些什么呢?”他径直走向一个面朝南的房间,“是这里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杉父慌张的冲上前来,直直的挡在门口。
“刚才你的眼神一直有意无意的掠过这块地方,你到底在担心什么……”白鹤表情阴森的看着杉父,声音忽然间拔高,“还是说,你们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没……没有。什么都没有!”杉父神情越发的慌张起来,他张开双手像只护住小鸡的母鸡。然而,在白鹤眼中,他的双腿已经颤抖的不似人样。
“麻烦,让开。”白鹤沉住气来。他隐隐觉得,这扇门之后,有着不少他想要知道的事情——也就是解开谜底的关键。
杉父的嘴唇动了几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眼中涌出泪水,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进……进去吧……”杉父似乎是没有什么力气站起来了,他爬到门的一边,伸出手臂抓了抓门把手。门被打开了一条缝。白鹤从缝里望去,发现里面一片漆黑。只有一点点的光映射到旁边的墙壁。
白鹤对着杉父做了一个感谢的眼神,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那扇房门。
首先是黑暗吞没了他,随后一阵耀眼的红光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在这个黑色的房间里,他看见了一个硕大的由蜡烛围成的图形,而光芒就是从哪里发出来的!白鹤急忙向前几步,发现那些蜡烛围成的图形恰好就是那个神秘的符号!
薛城的奶奶告诉过自己,看过那个符号的,包括两个人,一个是杉母,还有一个是柯医生。那么杉母作为看过这个符号的人,为什么要在这里用蜡烛摆出这个符号呢?难道是在做什么仪式?!
“谁?!”一个粗犷而沙哑的声音从符号的另一端响起。
这时,白鹤才开始注意到这个房间的构造、分明是把两间房间打通了,才会有这么大的一间房间!杉木的母亲想要做什么……
“不用紧张,我是警察。是来帮助你们的。”白鹤稳了稳身形,看向蜡烛的对面。那里隐约站着一个人,由于房间内只有蜡烛的亮光,所以白鹤根本无法看清楚那人的样子。
“警……警察……”对方轻声的呢喃。
“是的,没错。我是来帮助你们的。”白鹤又重复了一遍。
“警察?!哈哈哈哈哈警察?!”沙哑的声音转而变得尖锐,“警察!警察!警察!警察!警察!”
白鹤默不作声的看着人影的窜动,那个人影似乎并没有穿过蜡烛到自己这边来的意思。但是那人的精神波动……让白鹤觉得如果自己这么贸然过去,的确是太过危险了。毕竟他感受到了,对方对于警察的敌意。
“我不想杀你……快滚!”随着声音的响起,一把刀敲击着木质地板的声音不禁让白鹤浑身起了寒颤。
原想使用缓兵之计的白鹤抿了抿嘴,稍稍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便按照原路退出了房间。
关上房门后,白鹤发现杉父已经不再倒在门边,而是在厨房里做菜。“里面那个人,把你吓到了吧?”杉父无奈的笑着,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她是你的妻子吧。”白鹤斜靠在厨房的移门边,叹了口气,“她怎么会变成那样的?”
“自从小木死后,她就一直痴痴傻傻的了。直到那个医生来之后,就索性关在屋里不出门了。”杉父摇了摇头,“我们家只有小木一个儿子,所以从小就疼爱他,再加上小木从小心里有瘾疾,我们根本就舍不得让小木吃苦。当时小木说要去开甜品店的时候,我们也是百般劝阻……”
白鹤没有搭话,只是走进了厨房。他眼尖的发现一边的砧板上洒落了不少的白色颗粒。
“这块板多久没用了?”白鹤扯开杉父对儿子的述说问道。
“快两年了,以前一直有洗,但是最近……也没什么心情动它。”杉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有什么问题吗?”
白鹤右手指沾了一些那白色的细小颗粒,放到鼻子边嗅了嗅,然后将它放入嘴中。
有点……甜。不,说起来甜的话,还有点奇怪,不是一般的白砂糖的味道。
“你们家里人都很爱吃甜的吗?”白鹤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啊,尤其是小木,他特别爱吃甜的。”杉父似乎没注意到白鹤刚才的动作,只是顾着自己做着饭菜,“可能是像他妈妈,他妈妈也爱吃甜的。”
白鹤皱了皱眉,这些白色的颗粒……他抬头看了看镶嵌在墙上的柜子,正牢牢的关着。但是看着砧板和橱子的位置却是恰好在一垂直线上的。白鹤看了看专注做菜的杉父,顺口问道:“那你们家里会有很多糖精吗?”
薛城的死因是食用过多糖精中毒,但是杉木店中的厨房和他自己的起居室里并没有大量糖精物质。难道是在父母家……
“还有,在出事之前,杉木有回过家吗?”白鹤紧接着问道。
“这么说来,好像是回过来一次。”杉父的手抖了抖,差点将菜翻炒到锅子的外面。
“这个橱子里有什么?”白鹤指了指砧板上的橱子。
杉父将炒好的菜盛入盘中,关掉了天然气之后,才看向白鹤手所指着的地方。他的嘴唇似乎动了两下,他说道:“小木回来之前好像在里面放过什么东西……具体的我不太清楚……”
“可以打开来看看吗?”
“请便。”杉父点了点头。
白鹤伸出手,拉住橱子的把手,用力的往外一拉。骤然,一堆白色颗粒从中涌出。洒了白鹤一脸,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看向橱子。那橱子的边缘已经被湿掉的白色颗粒黏住了,所以拉开的时候才会有些费劲。而橱子里面,是一包开口破了的袋子,数量十分多,几乎将整个橱子撑满了。
“这……这是什么!”杉父诧异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这应该是……”白鹤转过头去,但他立刻向后退了一步。因为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几乎快要失去理智的人。他手里拿着刚刚切过菜的刀,尽管有些没有底气,但是他眼中的绝望迫使他举起了那把菜刀。
“杉木的父亲,请你冷静!”白鹤被逼的节节后退,他将手探到裤子口袋中,那里有一把装满了子弹的枪。
“怎么可能冷静的了?!”杉父失去理智的大叫起来,“我儿子不是凶手!绝对不是!!!这包东西在这里完全是巧合!是巧合!!!”话说着,他双手捏着菜刀的柄,在空中胡乱挥舞了几下。
糟糕,对方失去理智了!白鹤的后背碰到一面坚硬的墙,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砍到!就在那必中的一刀来临的时候,白鹤瞅着时机,从杉父的高举起的手臂的空隙下滑了过去。随后,他一脚将还未来得及转身的杉父踹翻在地,将他手中的菜刀夺了过来。白鹤拔出裤子口袋中的枪,死死的抵在杉父的脑门。
“说实话。”
眼见着自己唯一的武器被抽走,杉父恢复了起初唯唯诺诺的模样。他认命的倒在地上,任由白鹤踩着他的背。
“我……什么都不知道……”沉默了片刻,杉父答了话。
白鹤生怕杉父再有暴动,便从大衣里抽出了一副手铐,将杉父的双手拷在背后。随后,就扶了杉父起身。
“说说你的妻子吧,还有那个让你妻子不愿出门的那个医生。”
“那个医生,也是我儿子当心理医生。他叫柯世清,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心理专家。”杉父叹了口气,“在事情发生之前,医生有来过我们家。恰巧那时候小木还没回来,就跟小木的妈妈说了些话。那个时候,她就有点奇怪了。在之后,事情发生之后,那个医生……说是说我们见了医生,实际上是不请自来……”
“那就在事情发生当天,你妻子有出门吗?”白鹤接着问道。
“那天我正好要去银行查工资本,所以就没注意。我回来的时候,小木的妈妈在家里。”杉父说道,“你是在怀疑我的妻子吗?”
“我可没这么说。”白鹤打着哈哈,“看,菜都凉了。给你妻子送去吧?”
“……”杉父看着白鹤,不理解他的意思。
“你只要说话就好,菜,我端着。”
话说着,白鹤端起了刚才烧好的菜和一碗事先盛好的饭。杉父则是走在前面,然后,他们越过了第一个房间,来到了第二个房间门口。
在杉父的意思下,白鹤敲了两下门,然后握住了把手向里退。
“我说过了我不吃饭!!!”女人的尖叫响起,同时跟尖叫一同飞来的是一把水果刀。索性白鹤并没有完全进去,刀正正好好插在刚推开的门上。
“乖,就吃一口,吃一口也好。”杉父说道。
“我不吃!!!叫那个警察滚!我闻到他身上那股恶心的味道了!!!”女人转过头来,冲着只开了一个小口的门大喊着。
借着蜡烛的光,白鹤总算是看到了女人的脸。那女人蓬头垢面,像是很久没有洗过澡了,身上似乎没有穿衣服,她像一个乞丐一样蜷缩在蜡烛周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门的这边。
“薛城是不是你杀的!”白鹤忽然打开门,伸手触摸门框边的墙壁,在摸到了一个开关之后,他快速的摁下。
一时间,整个房间被顶灯罩的亮堂起来。
“啊!!!!”女人疯了一般的尖叫起来,她跌打滚爬的朝着门口冲了过来,“把灯关掉把灯关掉!!!小木的还魂仪式会失败的!!!把灯关掉!!!”
“薛城是不是你杀的!”白鹤重复了一遍,在女人即将冲过来之时,他一把将门关了起来。
“是我!是我!把灯关掉!把灯关掉!”女人疯狂的敲打着门,她哭喊着的声音扭曲着。
白鹤皱了皱眉头,看来杉母的确已经疯了,开关就在门框旁边,她居然不晓得去关。
“求求你了,把灯关了吧……”杉父焦急的看着白鹤。
白鹤将饭放在地上,随后快速的开门,将开关关掉之后,再将门关了起来。女人的哭喊声这才停了下来。
“她这样有多久了?”
“那个医生来了之后……就一直如此。嘴里一直说着要给小木还魂这样奇怪的话,还在地板上画那种令人战栗的符号……”杉父低下头,“那个医生……柯世清,究竟说了什么!”
白鹤摇了摇头,一时间他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白鹤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潘林打来的。他接起了电话,说道:“我在杉木家。”
“什么?姓谭的也死了?!”
“让我别呆在他家了……回警局?”
“什么?柯世清全认了?!”
“什么情况!我有点……”
“哦哦知道了……”
白鹤挂了电话,帮杉父把手铐拿下来之后,满怀歉意的说道:“辛苦你了。队长叫我回去,说是犯人招了。”
“招了就好……就好……”杉父看起来有些心力交瘁。
“放心,我们会找一个认真负责的医生来看看你的妻子的。”白鹤朝着杉父点了点头,“如果证词出来了,那么也好还给你们儿子一个清白。”
“谢谢……”杉父尴尬的笑了两声,算是送客了。
离开了杉家之后,白鹤叫了辆车火速回到了警局。他看到的,却是潘林可怕的脸。


-TBC-

评论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