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子夜将至,前篇 <结>

20


潘林虎着张脸,心情十分不愉快。这要归咎于几个小时前,对于柯世清审问的过程了。直到现在他想起来,还有些牙痒痒的。当他看到白鹤回来的时候,他闷声不响的揪住白鹤的领子就往自个儿的办公室里拖。
“潘老大,怎么了呀?”白鹤不解的问道,“怎么跟吃了火药一样,发生什么了?我还在调查杉木家的事呢,你怎么就说案破了呢!”
“妈的!柯世清当我们做警察的过家家玩呢!”潘林用力的关上自个儿办公室的门,怒踹了自己那倒霉的办公桌一脚,“我跟你说,那心理医生就吃饱了撑的!”
“啊?”白鹤不明所以的看着潘林莫名而来的火气,神色显得更为疑惑了。他知道潘林就那臭脾气,一火大身边的东西就遭殃。虽然白鹤此时并不了解潘林火大的动机。
“卧槽……不提了,先说说你的发现吧。”潘林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他斜睨了白鹤一眼,“过会儿我会把从柯世清嘴里说出来的一切告诉你。”
白鹤的眼角抽了抽,有些无奈的说道:“先说薛城家吧,薛城家流传一种古老的秘术,可以将两人的生命联系在一起,建立一种共生死的契约。但是这种契约的代价就是以一副老年人的身躯长生不老。而且一旦一方死亡,那么这个契约就会产生它的牵连效果,也就是说另一方也会随之死亡。”
“嗯。”潘林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
“这种契约建立完成之后,身上会有相应的符号印记。也就是之前你们所看到的那个奇怪的符号。”白鹤顿了顿,接着说道,“薛城的奶奶告诉我,看到过这种符号的,还有杉木的母亲和柯世清两人。但是按照你们屋子里所看见的,那么说来,实际上还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符号。我猜测是柯世清利用了那个符号来给别人下暗示,因为我看见了杉木的母亲在使用那个符号做还魂仪式。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继续。”潘林点着头,神情已经稍稍缓和了一些。
“还有就是,在杉木家里我发现了大量疑似糖精的物质。可以推测薛城的死肯定跟杉木家有关。但是不能确定究竟是谁杀了薛城,而且杉木的母亲已经疯了,没有办法跟她正常交流。”白鹤说道,“不过杉木的母亲嘴里喊过是她杀了薛城。”
“的确是她杀了薛城。”潘林的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起来,“这不过都是柯世清搞的鬼。我从没见过有这么荒谬的杀人动机的人!”他顿了顿,“不过现在算是见过了。”
“其实我从来没听说过糖精能杀死人的……”白鹤轻声说道。
“公孙之前又检测了一下那杯饮料,发现里面不仅有大量糖精,还有一些鸡蛋布丁的残渣。”潘林说道,“糖精与鸡蛋混吃是会中毒的。但是,那杯饮品在杉木的菜谱上是不加糖精的。所以那糖精是后来有人加进去的。”
“我怎么有点云里雾里,所以说柯世清究竟说了什么……”白鹤皱了皱眉头,“总不能是情杀吧,都是大男人啊。”
“……”潘林瞟了白鹤一眼,“你该去买彩票了,这都被你猜对了。就是情杀!”
“啊?”
“说起来也很不可思议。”潘林伸了个懒腰,“杉木从小就患有尖锐恐惧症和自闭症,所以杉家家长都一直到处给他求医,正好就碰见了柯世清。柯世清当时不过25岁,治疗对象是16岁的杉木。由于治疗的关系,两人一直呆在一起。
不过,这一切不过是柯世清自愿的。因为杉木更向往的是外面的世界,而不是被圈在一个白色的病房里。所以当杉木告诉柯世清他交到了第一个朋友的时候,柯世清几乎想要掐死杉木以示自己的所有权。当然,如果他那个时候没忍住,就不会发生现在这样一系列的事情了。”
“天……所以说这一切都是柯世清自导自演的?”白鹤诧异的说道,“高智商的犯罪分子真可怕……”
“对,这一切全是他自己在操控着。如果不是他想停手。或许我们现在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着落点。”潘林摸了摸自己长出胡茬的下巴,“把阿学带走是他刻意为之,他不想再继续下去了。照他的话来说,就是不好玩了。”
“嘶……队长,能求你从头说起吗?”白鹤挠了挠头,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柯世清在案发的前一天去寻找了杉木的母亲,并且给她母亲下了第一次暗示。恰巧当晚杉木买了一大包糖精回家,用途未知,反正不是用来杀人。而杉木的母亲的第一次暗示就是杀了薛城。做法基本上就是先将她催眠,然后趁机篡改她对于那次火灾的记忆然后顺势把薛城的仇恨值加到最大。”潘林叹了口气。
“怪不得……杉木的父亲也说过案发前柯世清不请自来而且等他离开后,杉木的母亲就不太对劲了。”白鹤接上话茬,“看来导致杉木母亲疯的不止是杉木的死,还有她亲手杀害了另一个人的缘故。”
“杉木的母亲可不止杀了一个人。”潘林沉凝道。
“什么?!难道棚户区的那位也是被杉木的母亲杀的?!”白鹤不可思议的说道,“但是据说杉母自从杉木死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房间!”
“不是那位孙馆长,而是那位杀了杉木的谭大爷。”潘林摇了摇头,“有什么证据能够说明她一直呆在房间里没出去过呢?疯了不仅是真的疯了,还有可能是装的疯。在柯世清的第二次暗示之后,你觉得杉母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
“……嘶……”白鹤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来……这疯里头还有真假半参的成分啊。那么孙馆长呢?”
“孙馆长就是之前剥皮案的受害者,已经确认他失踪了超过48小时了。”潘林说道,“且不说这些,谭桥在杀了孙馆长之后就逃匿了,然而他寄居的地方就是柯世清在市里的另一套公寓。柯世清再给杉母下过第二次暗示之后,杉母就前往了那个地方,将谭桥杀害。不过这次并没有用什么特殊的手法,只是普通的乱刀砍死。”
“不对,照这么来说……是今天早上发生的?”白鹤疑惑的说道,“我到达杉木家是下午五六点的时候了……这么说来的确是有足够的作案时间,但是他们怎么能判断我会在什么时候前往杉木家呢?”
“你不要忘了,柯世清是心理医生。他早就把我们的心理状况摸得一干二净了。”潘林低声说道。
“那谭桥来警局的那次呢?那次所有人都被催眠了。”白鹤问道。
“其实,从这件案子开始发生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被催眠中了……”潘林丧气的摸了摸脑袋,“所以我才会说,如果他不住手,我们永远都解不开。”
“这是怎么回事?”
“柯世清是我们的外联,所以跟他的交际也十分频繁。所以,早在他策划这场案件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被蒙在鼓里了。”潘林说道,“柯世清下的暗示就是当我们第一次看到谭桥的时候,不会完全怀疑他,而第二次,就会完全将他当做内部人员。所幸当时我不在场,并没有起到效果。”
“也要感谢你家弟弟,不然我们全都得以为没有拍照那个小伙子的人了。”白鹤咽了咽口水,“所以这案子就破了?所以我还是不明白杉母究竟是怎么放的糖精啊……”
“我们查到杉木的手机讯息,发现案发前几分钟他的家里给他打了一通电话,时间大概有20分钟。而那个时候薛城还没到场,这是当时也在店里的客人所说的——老板去接电话的时候死者还没到场。可能是杉木的店比较小的关系,所以没有装摄像头。不然,我们早就可以破解了。估计摄像头这一关都被柯世清算到了吧。”
“可是为什么你破案了还这么生气?”白鹤忽然问道。
“砰——”潘林用力的一拍桌面,整张脸瞬间黑了下来,“你知道柯世清见到我第一面说的什么吗?”
“什么?”
“他说,游戏结束了,我来自首了。”潘林咬牙切齿的说道,“在外人看来可怕的杀人事件,在他眼里却只是一场游戏!他究竟变态到什么地步,就连自己爱人的死亡似乎都已经不在乎了,我就不信世界上有这么风轻云淡的人!不仅如此,他还说,死了这么多人一点都不好玩。那……那可都是鲜活的生命啊!他到底把人类看作是什么!”
“……”白鹤沉默的看着潘林,他是知道潘林的,自小父亲死亡,母亲得了抑郁症跳楼自杀。所以说,死亡这件事对于潘林来说意义重大。
“也罢了,柯世清答应我把对杉母的暗示解除。”潘林冷静了下来。
“这案子……就这样结束了?”白鹤有些怔怔的说着,“根本就像在做梦一样。”
“指不定,我们还就真的是活在梦里。”潘林叹了口气,“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得回去给臭小子做饭了。这几天我一直办公,估计他也没好好吃饭。”
“行!去吧。”白鹤看着潘林从衣架上拿外套,然后开门,一系列风风火火的动作,才反应过来这一瞬间的世界太平了。
只是,这太平之后,有过太多令人心惊肉跳的伤痕了。

-FIN-

评论(1)
热度(2)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