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子夜将至,游戏盒子篇 <启>

闷声开大坑!终于又开坑了我!!!

总之就是生存向的吧!0w0





01 白色房间

 

再一次醒来,是因为几道刺眼的光。

潘鸣觉得自己接触黑暗的时间已经长到自己已经死了一样,不,自己的确是死了没错吧?耳边还依然回荡着沉重的枪声和子弹钻入身体的摩擦声,自己,的确死了吧……

朦胧中,潘鸣睁开了双眼,几道白炽灯的光束几乎刺得他再次晕过去。上眼皮与下眼皮交织了几次之后,他这才有些适应这样的灯光。他瞪大着双眼,有些呆滞的看着白的一尘不染的天花板。那天花板就像是一整块白炽灯,看着有些通透。随即他躺着,左右张望了几眼,发现这个空间里似乎并不止自己一人。

潘鸣猛的扎起身,由于用力过猛,他感觉自己有些头昏眼花。他皱了皱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轻声的说了句,

“见鬼,这是什么地方……”

在自己稍微适应了头顶的光源之后,潘鸣抬起头向周围扫视了一圈,他发现这个莫名的白色房间里面还有大概二十来个的陌生人,似乎也是不清楚为什么来到这里。只不过,他们貌似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伙伴,早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话来了。

说起来这是哪里呢?潘鸣转了转眼珠,索性发起呆来。这里看起来并不是天堂或者地狱里的任何一种,反倒有点像生化危机……

“啪——”陌生的触感忽然降临到了潘鸣的肩上,他反射性的扭头,顺着手臂的线条看到了那个对自己发起“袭击”的人。那是个大约十七八岁的男生,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一边的头发已经长的足以遮住一只眼睛,他嘴角下边有一颗小痣得以让他看起来温柔一些。

男生看到自己成功引起了这个少年的注意,他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hi~我是展扬,我想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我也不知道。”展扬无奈的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潘鸣觉得自己一直抬着头,脖子有点酸,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的脖子好受一些。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先坐下来,我脖子酸。”

“啊啊……真不好意思!忘记考虑你的感受了!”展扬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在潘鸣身边坐了下来。

“我叫潘鸣。”潘鸣慢慢地吐出这句话,“我觉得……总有什么共同点会让我们同时在这里吧?而且,这里还有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比如说……”潘鸣举起了自己的左手,“这个。”

他的手腕上被套上了一个金属制的手环,整个手环颜色呈银色,有一个开放口,但是小于手腕侧面长度也没有任何弹性。手环表面镶嵌着一块LED屏幕,上面看起来只是显示着正常的,类似于时间的东西。而屏幕旁有一个不明意味的按钮,完全不知道用来干什么。

一开始,潘鸣也并没有发现这个手环,因为它的重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直到展扬拍了他的肩膀,他才发现。

“这是……手表?”展扬看到潘鸣举起的手之后,随即也发现了自己也拥有这块手环。

潘鸣摇了摇头,他双臂环膝,慢慢地说道:“或许有这样的作用,但肯定不会只是为了给我们看时间而已……”

就在这时,从潘鸣的后斜方传来了一些细微的嘈杂声。他松开环抱着膝盖的手,向后撑,眼珠转动,细细的听着并不容易被人察觉的嘈杂声。然而过了几秒之后,嘈杂声并没有消失,反而是变大了一些。潘鸣猛的站起了身,在原地打了几圈转,向四周环顾着,他完全无法找出哪里可能发出声音!

“潘鸣……怎么了?”展扬看着潘鸣奇怪的举动疑惑的问道。对他而言,潘鸣带给他的感觉是个十分聪明的孩子,尽管他看起来年龄不大。

潘鸣没有回应展扬的疑惑,而是直直的站在原地,扬起头,静静的等待着什么,即使他也不清楚到底会发生什么。

 

“哈,还来吗?嘻嘻嘻。”发尾卷翘的男生骑坐在一个表情狰狞的黑人身上,他一手反压着黑人的手臂,一手将那黑人的头掰的向上扬起。他的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口中的尖牙放肆的暴露在外。

“喂!你不要欺人太甚啊!”围观群众里有个肌肉彪悍的白人,他在观看了差不多两分钟这个男生对黑人兄弟的摧残之后毅然放弃了自己曾经对黑人有过的偏见。

“哈?”男生听到声音之后回头看向那白人男子,如鹰般锋利的视线准确无误的刺到了白人的身上,“你也想来试试这样美妙的高级按摩吗?嘻嘻。”

白人忽然觉得自己背后寒毛竖起,浑身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然而他的举动却激起了男生嗜血的欲望,男生舔了舔嘴角,缓缓地站起身,一把将早已鼻青脸肿的黑人甩到一边。然后迈着沉稳而优雅的猫步,走向白人的位置。人群自动散开,竟然是让出了一条那白人的死路。

“喂!你们怎么回事啊!这个人要杀我!别走啊!”白人慌张的冲着之前还与他一同嘲讽黑人的伙伴大吼,然而那些人跑的如此之快,他竟然连一个都没逮到。真该死,难道就怕了这个瘦的想块排条的日本猪吗!

就当白人打算拼死一搏的时候,一把银晃晃的东西向他袭来。

那是……什么啊!!!

“已经够了吧!!!神木君!”忽然一个女孩子从后面的人群中冲了出来,她的脸上带着几经绝望的神情,仿佛每一刻都会崩溃。

看着被称为神木的男生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女生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

“所以说……明明已经够了吧……为什么……”

神木的动作顿了顿,竟然刺了个空。下一秒,他就如同一道抛物线飞了出去,后背直撞白色的墙壁。

“咳,诶呀……中招了,咳咳。”神木被轰的身体里气血翻涌,他咳了几声以舒畅气管,然后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朝着那个跪下的女生走了过去。他用脚踹了踹那个女生的大腿,笑着说道:“涧雪,这回可是坏了哥哥的好事啊,嘻嘻。”

白人则是在踹飞了神木之后就再也没有动弹过,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怎么了。

神木沉凝了会儿之后转头看向白人,他笑眯眯的盯着他看,声音不大不小正正好好的传入了白人的耳朵:“哎呀,真是糟糕,兴致坏了呢,姑且放过你一会儿好了,嘻嘻。”

白人在听了神木的话之后肩膀一下子塌了下来,似是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几个沉闷的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那些个声音是从四周的墙面传来的,有点像是不少电影里出现的某个通向异世界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过了没多久,那被打开的地方就被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一个与场景不符的古朴的喇叭从中探了出来。像是在试音,喇叭里传出了几声清脆的“喂”。

这个声音听起来不过是七八岁的小孩。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里?!”领先喊话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她穿着一套华美的酒红色礼服,与她白皙的皮肤相称的十分夺人眼球。如果不是神木与黑人的矛盾在先,或许被围起来的就应该是这个貌美的女人了。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同样外貌出色的女人,不过她的穿着实在是令人无法理解。她似乎……是个乞丐。

在女人喊出话没多久,喇叭就开始回应:“噢,我亲爱的宝佳丽小姐,中国人有句话说的就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红衣女人宝佳丽紧紧的抓了抓女乞丐的手,咬了咬牙,没了下文。

那声音停顿了会儿之后又响了起来,“不过,你们现在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吧?就让我来为你们指引吧。”

“所以说,喇叭小姐,你还没告诉我们这到底是哪里呢。”在声音停顿的空隙,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说话的是一个在人群里并不显眼的人,他大约只有一米六八的身高,看起来也就14,5岁的模样。他穿着一套干净的衬衫套装,十足一个好学生的模样。不过要说显眼的地方还是有的,那就是他一头铂金色的短发。

“欢迎来到游戏盒子,我是你们的指引人。”童声慢悠悠的响了起来,这回她并没有理睬那位铂金色同学的问题,伴随着一些电流的声音,广播里说道,“游戏规则很简单,只要赢了就能出去。这里一共设置了四轮游戏,每一轮都有相应的NPC来负责。而我,会在游戏的终点等着你们。”

“呿,仅此而已吗。”之前将黑人打得七荤八素的神木斜睨了那几个喇叭急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奖励呢,游戏胜利的奖励呢。”

“奖励?”童声似乎轻笑了几声,“倒是头一次有人问我要奖励这种东西呢。”

“是啊,我们干嘛来参加这个游戏啊,有意义吗!”就在广播的声音刚降下来,另一个人也嚷嚷了起来,“真是莫名其妙!刚才这里差点有人死掉诶……”

“嘻嘻……这个奖励就是生命哦。”童声的笑声变得有些嘲讽,“或许你们现在还记不起来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是,之后你们会想起来的。来这里的理由,以及,要不要认真的对待这个游戏。或许用另外一个词来形容这这里的话,应该可以说是地狱吧!毕竟……你们是已经要死的人了。”

 

潘鸣听着喇叭里说的东西,感觉一阵头昏脑涨。所以说是因为自己快死了,所以才会到这种地方来吗?

“喂,你没事吧?!”身边的大高个看见潘鸣一下子弯下了身体,担忧的拍了拍他的后背,“那广播里说的肯定都是吓人的……”

“不。”潘鸣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展扬的话,“是真的。这里是……地狱啊。”

“好的,那么现在。我们就开始吧!”不同于另一个房间里的萝莉音,潘鸣所处的这个白色房间的喇叭里传出的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小男孩的声音刚落,那些喇叭就自动缩回了墙壁中,并且那些墙板也随之覆盖到了原本移动开的地方。就在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整个白色房间忽然开始强烈的震动。人们惊慌失措的跑到墙壁的地方,死死的扒住墙壁,生怕房间的中央会出现一个大洞把他们全都吞没进去。

当然,黑洞是没有的。因为由于震动而摔倒的潘鸣同学恰好就呆在了房间的中央,当然他旁边还有一个展扬。展扬扶着潘鸣的手臂,想让他站起来,却发现对方似乎是一副脱了力的状态。

“潘鸣你振作点,别还没开始游戏就死了啊。”展扬焦急的看着人们往四边散去,偌大的房间瞬间只有三四个人还呆在房间中央。

就在这时,房间的震动更加剧烈起来,朝南的那面墙正在慢慢的裂开。而之前待在这面墙前的人们都被突如其来的移动吓了一跳,他们急忙离开,然后跑去其他的墙面跟别人挤在一块儿。当然也有几个倒霉的,还没反应过来就摔入了那裂缝里面。

“他死了吧。”潘鸣冷静的说道。等着那面墙完全移开,他站起身,双目直直的看着面前的黑暗。他开口慢慢的说道:“那个人,掉进了地狱里。我听到了,他的惨叫声。”

“你在胡说什么!”展扬双手扣住潘鸣的肩膀,神情略微有些激动,“不会死的,怎么会死呢!这里只是别人的恶作剧而已吧!”

“哇唔,刚才真是好险呢……”从黑暗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人们纷纷往那片黑暗里看去,却发现根本看不到什么。

“是的呢,真是太不小心了~”应和女人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不过……”女人的声音顿了顿。

“欢迎来到,真——心——话,大——冒——险!”

话音刚落,黑暗中一片五彩的光芒亮起。像是被打开了机关一样,每盏灯按照顺序逐次亮起,最后,由两边汇总到了中央。

“我的天,真心话大冒险……这是在开玩笑吗?”人群中一个男人跑上了前,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光景,“这是在耍我们吗!”

“不是哟……”女人性感的声音响起。顺着声音看过去,潘鸣看到了一个穿着中世纪中女人常穿着的礼服,夸张的是她头上也带着挂满水果的假发,脸上还挂着艳丽的妆容。潘鸣感觉有些反胃,这种与白色房间格格不入的地方……华丽的令人作呕。

“那么,快过来吧。我们,来玩游戏吧!”相比之下,男人的装束要比女人简单一点儿,但也是不可置否的华丽奢侈感。

人们面面相觑着,不敢向前。然而潘鸣看着这种令他恶心的地方,却感觉得一股神奇的力量正在召唤着他。他克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感迈开了步子,尽管很恶心,但是他好期待后续会发生什么……

“喂!”展扬看着潘鸣的步子逐渐变快,他不由得追了上去,“你不怕死吗。刚才那个人……”

“不怕。”潘鸣停下了脚步,他回头定定的看着展扬,“来到这里的我们,本来就是要死的人。我不想死,所以我参加游戏。”说完,他做了个舒畅的深呼吸,一脚踏入了那间亮的令人有些睁不开眼的房间。



-TBC-

评论(4)
热度(2)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