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t3n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逍遥游- 02

“这把武器的拥有者,本来不是我。”郭xx垂着眼帘,双眼仿佛黏着在棒上。

霜明月,丐帮弟子都梦寐以求的武器。尽管历经几代霜明月已经不是最佳的丐帮武器,但是还是有不少人追寻着这把武器。郭xx手里的这根霜明月,是她的师父留给她的。

郭xx的师父不是什么可以震摄江湖的人,跟郭xx一样,也是君山的孩子。在郭xx的记忆中,师父是第一个出现在她记忆中的人。

“我师父跟大多数的丐帮弟子都差不多,粗心马虎,也崇尚者着自由。”郭xx就着淡如清水的酒,慢悠悠的说道,“但他有着我不懂的专情,我师父为了一个人抛弃了本属于自己的一切。”

郭xx是被她师父从水里捞起来的,当时她还只是个娃娃,被水淹得不省人事。而她师父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捞到了这么个娃娃,手足无措的便带回家了。

“我的记性不太好,总是忘事。”郭xx忽然插了句有的没的,“我已经不太记得我师父的全名了,暂且就叫他郭懿吧。”


郭懿从没接触过小孩,他看着刚睁开眼睛就开始哭的孩子,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也是个孤儿,也是在长安流浪的时候被路过的丐帮众忽悠进了丐帮。

“阿姐,这可怎么办啊!小娃娃一直哭!”郭懿哭丧着脸跑去邻居家,“阿姐,救命!”

“你这小孩瞎嚷嚷什么呢!”阿姐开了门,“就前几日你捞回来的小娃娃?”阿姐揪着郭懿的领子回了郭懿住的小木屋,“什么本事没有,捡麻烦的本事最多!我看你怎么照顾这来历不明小娃娃!”

阿姐虽嘴上这么说,但还是细心的喂了小娃娃点菜粥。“我跟你说,现在村长还不知道这小娃娃的事情,到时候问起来历,我看你怎么回答!”

郭懿就是笑,揉着自己松软的头发,一副傻得乐呵的模样。

“我就想着救人了,哪里顾得上那么多呀。”

“我跟你说啊,这小娃娃还有点烧着,得找大夫看看,不然会留下病根子的。”阿姐拍了拍郭懿的头,没好气的说道,“钱的话,我会先借给你。不过你得还啊。”

“谢谢阿姐了!”郭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那个师父,总是跟我说这些我不记得的事情。”郭xx轻笑了两声,“还总是炫耀自己当时为了还钱,同时干了好几份工的事,真是搞不懂有什么好炫耀的。”


郭懿被掌门郭岩看上,是在龙首山。当时,他在帮集市的财主搬货。集市里总有几个小流氓小混混,郭懿人不大,但是心大。他总看见那几个小混混喜欢跟从其他地方来的姑娘动手动脚的,总觉得这样特别不尊重人家姑娘。

一次,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扔了货,跑上前就挡在那个被调戏的姑娘面前。

“臭小子,干嘛呢!”小混混在集市这片野惯了,都有些目中无人,趾高气昂的意思。

郭懿拿手蹭了蹭自己的鼻下,毫不畏惧的应答到:“偶见不平,拔刀相助!”

“小子,识相就给我滚蛋。”小混混往地上啐了一口,“不然老子让你过会儿就说不出话!”

“姑娘,要不你先跑吧。”郭懿挡在姑娘面前,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稍稍转头,轻声的对姑娘说道,“我怕是打不过他们。”

身后的姑娘似是轻笑了两声:“谢谢大侠……”

说完,郭懿便听见身后哒哒哒快速逃跑的声音,此外,他也听见自己胸口加速的心跳声。他有些脸红的对小混混说道:“你看,姑娘都走了,你们就放弃吧!”

“妈的!”小混混气的跺脚,一步冲上前来揪住郭懿的领口,一拳恰恰好好打在郭懿的左脸颊上。

郭懿这才从温和的女孩子的声音种清醒过来,他张牙舞爪的想要回击,却总是被打了个正着。啊,好疼啊。郭懿翻了个白眼,又从地上跳了起来。


“我师父成为了丐帮弟子之后,能照顾我的时间也就少了。”郭xx抚摸着霜明月,“好在掌门也是个豁达之人,直接让师父带着我一起习武了。那个被他救了的姑娘,在某一年的春天又来了君山,跟着那个姑娘一起来的,还有个小蘑菇头。”

“小蘑菇头?”老板娘忍不住笑出声。

“是啊,特别矮,留着个蘑菇头。”郭xx似是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可惜我也不记得他是谁了,反正他也不是故事的主角。”

远处的男子的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拿包里的黄精砸郭xx一脸。


君山的桃花很美,每到春季,郭懿除了练功逗小孩就是看桃花了。尤其是开满了桃花的琉璃岛,是整个丐帮最美的地方。

郭懿已经十八九岁了,身边腿短的小娃娃比刚捞起来的时候也大了不少。

“师父父,要抱抱,举高高。”小娃娃伸出双手,一脸哭丧的看着郭懿,“娃娃上不去!”

树上的郭懿荡着双腿,朝着树底的小孩做了个鬼脸:“有本事你自己上来呀~”

小孩儿木木的放下双手,一屁股坐在地上,作势就要哭。

“哪家的大侠在欺负孩子呀?”一个温和的女声从渡口传来。女子身着紫色长袍,乌黑的长发静静的披散的脑后,精致的饰品点缀在发间,腰间别着一只漂亮的毛笔。女子身后跟着一个小矮子,也同样是穿着紫色的衣衫,留着一个蘑菇头,背后背着一个小箩筐,有些怕生的躲在女子身后。

小孩儿新奇的看着刚靠岸的两人,从地上跳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便跑了过去。

“姐姐,你是来琉璃岛玩的吗?”小孩儿仰着头看向面前漂亮的大姐姐,“姐姐,你真好看,跟君山的姐姐们不一样的好看。”

“谢谢你了,小妹妹。”女子蹲下身来,轻轻抚摸小孩的脑袋。

“那个……”郭懿不知什么时候也从树上跳了下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脑袋,“这位美丽的姑娘,需要个向导吗?”

“大侠。”女子满怀笑意的看向郭懿,“不过几年,就不认识小女子啦。”

“哈?”郭懿摸了摸自己的云幕遮,一脸呆滞,听声音倒是有些熟悉,但自己应该是不认识的吧。

“想来那么小的事,大侠是不记得了……”女子垂下眸子,神色不禁黯淡了几分,“小女子是缺个向导,不知大侠怎么称呼?”

“在下郭懿!”郭懿一手抱起小孩儿让她坐在自己脖子上,“我跟你说啊,琉璃岛的桃花……”

女子姓颜名夙,是万花谷的弟子,这次来丐帮是为了看桃花,据说颜夙在几年之前跟着父亲也来丐帮看过桃花,那之后便没了时间再来,等到再来的时候,发现桃花还是那样美,只是心里却有了桩心事。


“说起来,你师父应该对你很重要吧,你连你师父的名字都忘了,怎么还记得这么多事情?”老板娘忽然间问道。

郭xx转过头去,面色调侃的看向老板娘:“兴许是被水泡坏了脑袋,该记得的总是忘记,无关紧要的却又记得特别清楚。”

“奇怪。”老板娘喃喃的说道。

郭xx摇了摇头,说道:“人总会悄然之间忘记些什么,然后怎么回忆都回忆不起来。忘记不代表不重要,有时或许是太重要。不管怎么说,那样东西总是存在的,不会消失的。”


颜夙和小矮子在太平村住下了。村民对这个新来的游客都很友好,纷纷拿出了自家酿的酒,腌的菜,热情的招待这两位从万花谷过来的客人。颜夙很会画画,画了许多丐帮的桃花。而平时一直打闹的郭懿和小孩儿在颜夙画画的时候也会难得安静下来。

“师父父,为什么你不会画画啊。”小孩儿噘着嘴,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紫色衣裳的人坐在石凳上,专注的画着画。

“因为师父要教你怎么打架啊。”

“可是人家也很想磨墨!”小孩儿撑着脸庞,一脸羡慕。

“徒儿乖,师父教你武功就是为了让你保护他们那样画画的呀。”郭懿伸手揉乱了小孩儿的头发,拿起自己的酒坛给自己猛灌了一口,“好酒!徒弟,你要不也来点儿?”

小孩儿犹豫的接过酒坛,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没想到却被辣的流泪。“呸呸呸,好难喝!师父父你又耍我!”

“嘻嘻,既然是丐帮弟子,便要喝最烈的酒!”郭懿拿回酒坛,便又是喝了一口,“这几日我的隼也快破壳了,过些时候,师父也带你去抓你的隼!”

“切!我自己会抓!”小孩儿从板凳上站了起来,一蹦一跳的跑到了颜夙面前,“姐姐你这画的是……咦?”她回头看了眼蹲坐着的郭懿。

“嘘……”颜夙将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发丝在脸颊边垂下,她看着郭懿,眼眸里宛若星辰。

“那姐姐可不可以也帮我画一个呀?”小孩儿睁大着眼,期待的看着颜夙。

“当然可以呀。”颜夙笑吟吟的将已经画完的画作摆到一旁,重新抽了张生纸。

颜夙从小绘画,手法已经相当老练,不一会儿便画完了,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孩儿。

小孩儿兴奋的拿着画跑到郭懿面前,对着自家师父吐了吐舌头:“看!姐姐画的多好看!”

郭懿不以为意,兀自站起了身,问颜夙讨来笔和纸,随意在纸上涂抹了两下,丢给了小孩儿:“你看,你师父画的也不赖啊!”

“……”小孩儿一脸无语的看着纸上一抹黑的玩意儿,“师父父……吃我一掌!亢龙有悔!”

小矮子其实心里也是羡慕打闹的师徒两人,他轻轻的拽了拽颜夙的衣角,说道:“姐姐,不如我修花间游吧。我也想保护姐姐。”

“真乖。”颜夙摸了摸小矮子顺滑的蘑菇头,眼神定格在了郭懿身上。是啊,这么小的事,他早该忘了。但是她是不会忘的,那天在龙首山集市,那个明明打不过混混却保护了自己的人。若不是那天父亲有事急回青岩,或许自己与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生分。


“当时我只是朦胧的感觉青岩万花谷来的姐姐看师父的表情很不一样,但却并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郭xx说道,“那姐姐一住就是三四年,从未提起要回去的话。当时我也没放在心上,后来来了几个人,抓走了小蘑菇头。”


郭懿已经是一名能独当一面的丐帮弟子,当下天下大乱,内有奸外有夷,战火纷纷,为了天下太平,江湖上的人也派出了不少去支援朝廷。所以郭懿时常也会出去做些任务,铲除恶棍,救济难民。

颜夙一开始想跟着去,但是被郭懿拒绝了。说是战乱的地方太危险,待在君山更安全。一开始郭懿还会写信回来报平安,到后来,就没有了音讯。颜夙没有办法就这样在君山等消息,便也启程去了主城。一跑就跑了好几个主城,左右打听才知道,郭懿去了长安。

等到了长安,颜夙才在难民堆里找到了郭懿。郭懿胡子拉碴的,坐在一个目不能视的女子的身边。

“郭懿!你……”郭懿抬起头的那一瞬间,颜夙似乎瞬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郭懿。

沧桑而颓废,像是在等待者死亡的降临。他带着云幕遮,嘴唇干燥的蜕皮,本小麦色的皮肤也变得脏兮兮的,一点也看不出郭懿原有的神采。

但是颜夙还是把他认出来了,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颜夙……是你吗?”

这是郭懿第一次开口叫颜夙的名字,他带着云幕遮却能准确无误的辨别出颜夙的声音与方向。声音有些颤抖,好像是很久没说过话的样子。

忽然,郭懿站起身,一下子抓住了颜夙的肩膀,激动的说道:“颜夙,你会医对吧!能不能,能不能救救她!”

颜夙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她轻轻推开郭懿,放下包裹,蹲下身来细细的为那女子把脉。

“她受了极重的内伤。”颜夙冷静的阐述着病情,她看了看衣服开裂的口子,皱了皱眉,说道“外伤大概四五处,有感染。”说罢,她严肃的看向郭懿,“她有孕了,两个月的样子。”

“必须马上治疗。”颜夙不想听到郭懿的回答,马上想要张罗起来,“热水和干净的布条有吗?我随身带了些金疮药应该能先消消炎。郭懿?”

“喔!好,我这就去!”郭懿一个滚儿从地上跳了起来,有些狼狈的拿着盆出去。

两人直到颜夙帮女子清理完伤口之后也没有说话。郭懿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便先开口:“你怎么来了?”

“……”颜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担心你吧,少女的内心是不想承认这点的,总觉得说出来之后,自己就会输了。可是现在这女子……

“过来的时候,没遇到什么危险吧?”郭懿咽了咽口水,又问道。

“没有。”颜夙垂着眸子,手里捣着草药,没有犹豫的回答。

“哈哈哈,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回去了。”郭懿笑了笑,用手抓了抓头发,“也不知道我徒弟那个小蠢蛋怎么样了!哈哈哈哈……”

是好久。颜夙在心里责怪着郭懿,却又说:“你徒弟很好,轻点儿,会吵醒病人的。”

“在来长安路上碰见了小偷,丢了盘缠。”郭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她们一家人收留了我。前几日狼牙兵忽然来犯,放火烧了村子,她丈夫在村口的地方就被杀害了,当时我出去为他们挑水,回来的时候只来得及把她从火里抗出来。”

“她对我有恩。”郭懿的声音低了下来。

颜夙看不到郭懿的眼睛,也不知道他的眼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但她也很意外,郭懿居然会对她说这么多。

“我身为青岩万花谷的医者,必然会尽我所能的救助她,你且放心。”

说到底,其实颜夙还是松了口气。

“云幕遮带着,会不方便吗?”像是为了转移话题,颜夙心不在焉的问道。

回答她的是一阵沉默,随后郭懿才说,“帮主说,云幕遮,虽然遮住的是双眼,得到的却是自由。带着云幕遮练功,则是为了加强除了眼睛之外的敏捷能力。还有一种说法,唯有遇见自己甘愿被其束缚的人,才会摘下。”

颜夙的手顿了顿,抬起头看向郭懿。

对方的双眼灿若星辰,仿佛盛了一汪春水,比君山的桃花,更美。好似一壶沉酿了数年的美酒,醇厚而醉人。

“我活了这么久,生命中只有两个女子最令我无法忘记。”郭懿轻叹了一口气,“一个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徒弟,另一个,便是你了。”

“那年,那天,你搬入太平村之后,我便知道你是谁了。”

“啊!那你!”颜夙有些诧异的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捣着药的手也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哈哈哈……”郭懿笑了起来,“这才见得颜姑娘的庐山真面目,只能说是沉鱼落雁赛西施,在下以如此肮脏卑劣的姿态来面对你,真是惭愧。”

颜夙这才意识到面前的人竟是为了自己摘下了云幕遮,脸不禁一下子红了个大半。她垂下眸子,眼眸有些慌乱的左右移动着,手继续开始捣药,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节奏乱了许多。

“你……你快把云幕遮戴起来……”

“颜夙,我喜欢你。只要你在,我永远不会再带。我愿意被你束缚。”


“听师父说,是万花谷的姐姐先追的他。当时我不懂,还以为是真的。后来才知道,是他先表的白。”郭xx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她也没有带云幕遮。

“那女侠,既然云幕遮对丐帮子弟意义重大,那你怎么也未带云幕遮?”老板娘好奇的问道。

“我不知道。”郭xx垂下眸子,“我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岂止重要……紫衫男子的手紧握成拳,他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似乎是知道的,这个故事的全部。


在颜夙的照料之下,那女子总算是慢慢恢复了过来,只可惜女子的双眼是无法再恢复了。这段时间郭懿与颜夙相处,发现颜夙并不像外表那样柔弱。颜夙的坚强超乎了郭懿的想象,他几乎没有见过颜夙哭的模样,尽管有时会有些磕磕碰碰,她也从未留下一滴眼泪,跟君山的师姐们倒是有的一拼了。

等到女子分娩之后,郭懿领着颜夙一道坐车回丐帮,由于盘缠也不充足,两人只好就这稻草一起坐着。

“让颜姑娘受委屈了……”

“嗯?”颜夙歪着头,笑吟吟的看着手足无措的郭懿。

“还得让你跟我一起坐这简陋的车”郭懿的耳根微微泛红,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回了君山,我做叫花鸡给你吃!”

“没事。”颜夙伸了个懒腰,“我是考虑了很多,才决定来君山找你。这点苦,我吃的起。”

“不过,颜姑娘你也好久没有回万花谷了吧?”郭懿忽然想到颜夙已经待在自己身边将近四年,“你那个小跟班呢?”

“我看他跟你徒弟日日切磋,也挺好的。”颜夙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我睡会儿,太累啦……”

郭懿点了点头,自觉地将自己的肩膀往颜夙那边靠了靠。颜夙像是习惯了似得,慢慢的靠在郭懿结实的肩头,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颜夙发现自己已经整个人躺在郭懿的腿上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坐了起来,偷瞄了几眼在打瞌睡的郭懿。对方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腿上一轻,睡眼朦胧的说道:“夙夙,你醒啦?”

“夙……夙夙??”

“啊!”郭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连忙说,“啊,对不起,颜姑娘,我……嗯……不是故意的!”

“噗嗤——”颜夙忍不住笑出了声,“叫我夙夙,也没有关系的,爹爹也这么叫我。”

“夙夙,,我们回去之后就成亲吧。”郭懿挠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

颜夙被郭懿的提议吓了一跳,不禁有些愣了。成亲这件事,她并没有考虑到。而她也没有告诉郭懿,自己本是离家出走。如今已经过了将近四个年头,家里的人应该急了。

“郭懿,成亲这件事,我做不了主。”颜夙的手指卷着头发,嘴唇紧紧抿着。

“哈哈!也是……”郭懿笑了起来,他怎么忘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没父没母,只身一人。

两人相对无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他们怕是不知道,这或许是他们最后一次能够没有任何芥蒂的坐在一起。

到了君山,就见到小孩儿一个人在君山演武场上盘腿打坐。旁边的丐帮弟子看到了郭懿便拍了拍小孩儿,不料,小孩儿并没有同往常那样跑着扑过来,而是站起了身,面无表情的看着郭懿与颜夙。

这几年,小孩儿长大了不少,跟颜夙也只差一个头的距离了。郭懿看小孩儿神情奇怪,便走了过去,蹲下身子问道:“这么久不见了,连声招呼也不跟师父打?”

小孩儿并没有回答郭懿的问题,只是透过郭懿直直的看向了颜夙。

颜夙被看着一阵心惊,刹时也不敢往前走。

“小矮子呢?他怎么没跟你在一起?”郭懿四处张望了几下,的确没有那个穿着紫色衣裳的蘑菇头了。

“他走了。”小孩儿轻描淡写的答了一句,径直走向颜夙,神色是从未见过的严肃。

郭懿回过头去,看着小孩儿的背影,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在太平村,跟我来。”小孩儿不悦的看了颜夙一眼。

颜夙已经知道小孩儿口中的他们是谁了,她藏在衣袍中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她神色悲戚的看了不知所措的郭懿一眼,便随着小孩儿往渡口走去。

郭懿此时却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他感觉一切才刚刚开始,便结束了。小孩儿与颜夙的陌生感让他害怕。 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左思右想之后,郭懿还是甩着大轻功飞到了太平村。刚落地,郭懿便听见了颜夙的争辩声。

“我不回去!”

“都四年了,你还想闹小孩子脾气到什么时候!”

颜夙咬着自己的下嘴唇,虽是站着,身体却在颤抖。

“不要……”她的声音微微发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跟我回家。”两鬓已有白发的中年人压低了声音,仿佛在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情绪。

颜夙摇着头,只是一味地后退着。

中年男子见颜夙没有跟自己回去的意思,便抽出了自己腰间别着的笛子。接下来便是万花的定身技能——芙蓉并蒂。

颜夙被定了个正着,无奈之下,只得取出自己的武器,释放了星楼月影。虽是稍稍解除了定身效果,却无奈又被中年男子的少阳指挨到。看着自己越来越慢的步伐,颜夙绝望的停下了脚步。

“父亲。”颜夙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不想嫁。”

“这由不得你胡来!”中年男子一把抓住颜夙的手腕,“现在便启程!看看你待在丐帮便成了什么样子!一群不入流的人物!”

“父亲!你从未询问过我的意见!”颜夙想要挣脱,却无力反抗,她一改常日平静的模样,有些激动的说道,“婚约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不想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成亲!”她的声音忽然变得柔和了下来,“我心上人,不是什么三教九流,他是真正的侠士……”

“呵,你从小锦衣玉食,能在这儿吃得起半点苦头?当初带来的盘缠也差不多用完了吧?”中年男子嘲讽的看向颜夙,毫不放过她眼中的一丝慌乱。

郭懿实在是看不下去,直接冲了出去,卡在了中年男子与颜夙之中。

“岳父大人,我与颜姑娘情投意合,为何不成人之美?难不成做父亲的,想葬送女儿的幸福吗?”郭懿将颜夙揽到自己身后,神色严峻的看向中年男子。这个时候,最不该逃避的人,就是他。

颜夙紧抓着郭懿的衣裳,手指颤抖着。

中年男子冷着脸看向两人,手中的笛子又一次发出了光芒。

“师父。”小孩儿忽然说起了话,“话不投机半句多,你不如直接带姐姐双飞离开吧。”她的神色忽然一凛,绑在身后的棒不一会儿便被她拿在手中。

“这儿有我。”

话说着,她便举起酒坛,胡乱的往自己口中倾倒,随后,她将酒坛往地上一摔,直接一个龙跃窜到了中年男子面前。

郭懿见势,立马将颜夙带入怀中,快速的带着她上了空中。轻盈的步伐,在树叶之间攒动。


“那是我第一次与人拼了命的打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努力的打,希望师父与姐姐跑得越远越好。”郭xx紧抿着嘴唇,“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半个月,师父便回来了,他说,姐姐走了。”


郭懿回来之后变一蹶不振,整日茶不思饭不想。颜夙与他,怕是到头了。

那日郭懿将颜夙带入了罗汉山深处,非丐帮中人无法寻找到的地方。颜夙便哭,埋在郭懿的怀里哭。郭懿只觉得自己胸口湿哒哒的,整个人都是迷惘的。

问起婚约的事情,颜夙不说。问起她父亲的事情,颜夙也不说。问起自己与颜夙的将来,颜夙更是沉默。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与颜夙最快乐的时光,怕是在长安了。战乱之下,他斩杀狼牙军,她行医治病,无忧无虑。

两人相对无言了很久,郭懿觉得自己是多么愚蠢,居然什么都没弄清楚便说成亲。而更令人害怕的是,颜夙什么都不想说。

“我们,走到头了吗。”最先开口的,还是颜夙。这点让郭懿十分羞愧,但在羞愧之余,又觉得心疼。他现在垂着头,看不见颜夙的表情。但他知道,颜夙肯定又是那副故作没事的轻快模样。

“大概吧。”郭懿无力的说着,“回去之后,你会和那个人成亲吗。”

“大概吧。”颜夙说了同样的三个字。

“夙夙,我喜欢你。”

“我知道的。”

“留下来,不行吗?”郭懿紧紧地抱住颜夙,他感觉得到,颜夙在颤抖。她又哭了。

颜夙没有办法回答郭懿的问题,她只能用哭泣来掩盖自己的无力。她本不爱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仿佛要把这一世的眼泪都哭尽。

没有得到答案,郭懿却也不想放开,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能够这样抱着颜夙了。往后,她为人妻,为人母,都与自己无关了。

之后,颜夙便走了。

连一句再会都没有。

之后,郭懿重新戴上了云幕遮,就连话也变少了许多。他开始追求武功的登峰造极,追求武器的强大。他心里破了个洞,想要努力填满。


“自那之后,师父对我的武学要求越来越严格,经常带我出去历练。”郭xx的神色变得有些黯淡,“姐姐的离开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他把自己封闭在了云幕遮下,没有再出来。”

“怪不得你从没叫那位女子为师娘……”老板娘一脸醒悟的说道,“之后呢?”

“之后?”郭xx的拳头忽然捏紧,“花谷发来了请帖,请的是我师父。”


郭懿本不想去,但是想到颜夙,他便狠不下心。仔细考虑了一番之后,便带着小孩儿一起去了。

临行前,郭懿还特地嘱咐小孩儿,到时候不能撒泼打滚,也不能随便大打出手。

小孩儿心里清楚,其实最想大打出手的人是师父。

丐帮离万花谷算不上远,也算不上近。两人先是走水路到了扬州,再坐车去万花谷。

马车上,小孩儿枕着郭懿的腿瞌睡,而郭懿却想到那张请帖上写的。

“来看看我。”

熟悉的笔迹让郭懿差点掉泪,他弄不懂颜夙这样的用意是什么。他本来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这一刻,郭懿觉得,颜夙是如此的残忍。

本也没到生死不离,却也不让江湖不见。郭懿想,这是最后一次了,真的是最后一次了,看见她成亲,自己也就真的死心了。

“师父,见到她了,你打算怎么办?”小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她睁着双眼,看着郭懿带着云幕遮的脸。

郭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孩儿的问题,只好摸摸她的头,笑了两声敷衍了过去。再过几年,小孩儿也快成年了,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粘着自己了。

一路的颠簸,数日之后,他们才到了万花谷。

万花谷之所以是谷,是因为它埋在群山之中,唯有一条密道才能通往谷内。作为受邀的来客,郭懿与小孩儿在万花弟子的指引下,进入了万花谷。就像传闻中说的那样,万花谷景色宜人,山山水水之中,仿佛置身于画里了。

颜夙成亲的日子近在眼前,新郎也在谷内待命。恰好这几日参加婚宴的人纷纷来了,新郎便也上门拜访。

好巧不巧,便敲开了郭懿的房门。

郭懿觉得面前的人与自己并不熟,便疑惑的问道:“这位少侠,有事?”

“在下叶肆卿,故婚礼大事将要开始,便特此来拜访。”黄色衣衫的男子俯首作揖,表情十分温和。

郭懿一听这名字,便有些来气,二话不说便把门给关了。

这新郎官被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便抱着试试的态度又敲了敲门。

这回开门的是个小姑娘,那小姑娘探出了个头,说道:“你还是去拜见别人吧,我师父不喜欢你。”

叶肆卿有些郁闷,只好作罢。还没走出几步,便听见屋内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好奇怪,难不成自己什么时候得罪到他了?

“叶肆卿。”郭懿打开门,从背后叫住了叶肆卿。

叶肆卿看着来势汹汹的丐帮弟子,也不由得将手探向了自己背后的剑。

“藏剑山庄……”郭懿自言自语道,随即他看向叶肆卿,“夙夙,怎么样?”

“自然是好。”叶肆卿防备着郭懿,“你如此亲密的称呼我的未婚妻,你们之前什么关系?!”

“呵……”郭懿给自己灌了口烈酒,热辣的酒液呛得他咳嗽了几声,“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是过客。”

“最好是过客!”叶肆卿皱了皱眉头,“不过来者是客,几日后的婚宴上,便开心点来吧。”

“开心……好,谢谢兄弟了。”郭懿大笑起来,“我会的,我会开心的来的!祝福你们……”

“师父!”小孩儿见郭懿摇摇欲坠的模样,马上跑出来扶住,然后她看向叶肆卿,说道,“你走!再不走,我要打你了!”

叶肆卿看着目录凶光的小姑娘,也不想与之计较,便快快的用轻功飞走。

叶肆卿走后,小孩儿扶着郭懿回了房间。喂了他几口热茶,便让他睡了。自从郭懿从罗汉山回来之后,就很容易醉,稍微喝一点烈酒便不行了。小孩儿也弄不懂她师父是真醉还是假醉,只好当做他就是醉了。她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郭懿的云幕遮。

戴上了这个,究竟是自由了,还是被束缚了呢……

就在小孩儿思考的时候,又有人敲门了。

小孩儿有些不耐烦的去开门,却发现是那位许久没有见到过的姐姐。

“郭……郭懿呢?”颜夙开口,说出了那个已经陌生了许久的名字。她慌张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小孩儿,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摆。

“师父他刚刚睡下。”小孩儿将门敞开,“不要说‘那就算了’这种话,进来吧。”

颜夙抿了抿嘴,一只脚便迈入了屋内。

她好像还是和几年前一样年轻,乌黑齐腰的长发,洁白如雪的皮肤,紫白相间的衣裳,而变化的是眼神中的哀伤与不再笑意盈盈的嘴角。

颜夙慢慢的靠近郭懿,每一步仿佛都过了许久,从门到卧房的这几步,颜夙仿佛走过了沧海桑田。花海的花一样绽放,可她心里的花,却已经快枯萎了。

她轻轻的坐到床边,伸手不由自主的摩挲郭懿坚毅的脸颊。他是他,却已经不再是他。看着郭懿,许久没有掉过眼泪的颜夙,又发觉自己鼻头发酸了。想抬手揉揉自己的眼睛,却感觉自己手心一片湿润。

颜夙看着郭懿脸上两条明显的泪痕,不知为何眼泪便控制不住的开始往下掉。她好像过去那样,埋在郭懿的胸口,肆无忌惮的哭泣着。

“你带我走吧……你带我走吧……”

颜夙轻声呢喃着,控制不住的说着:“带我走……去哪里都好……”

“这可是你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清醒的郭懿紧紧地将颜夙环住,他的嘴角上扬,“这次,我可不会再放手。”


“怎么觉得这故事就快结束了?”老板娘忽然说道,“后面呢?又发生了什么?他们两到底在一起没有啊!”

“当时我想给他们一个空间,便把门关上,出去玩了。”郭xx耸了耸肩,“没想到,我再回去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我师父与姐姐了。只留下了这个。”郭xx摸了摸霜明月,“我师父甚至连张纸条都没有留下,他只留下了这个。”

“那那位藏剑山庄的少侠呢?那姑娘的父亲呢?婚礼呢?”老板娘急急的追问道。

“啊,说起来那天晚上好像有什么人把我迷晕了,等我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坐在喜娇里了。”郭xx抿了抿嘴唇,“啊……好奇怪啊,为什么会这样?然后,有个人塞了张纸条给我,说是如果我能坚持到洞房,就告诉我师父在哪。”

“啊??”老板娘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后来,等那位叶公子来了之后,我便一拳揍晕了他,穿着喜袍就跑了。”

“那你师父呢?”

“啊……”郭xx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去哪里了。那个说要告诉我师父在哪里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后来那姐姐的父亲又来丐帮找过,差点将丐帮翻了个底朝天,不过是无功而返了。”她喝了口酒,说道,“他们就这样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结局说不清道不明的……”老板娘抱怨着,“看在你师父的份上,这霜明月我就不要你了。”

“只不过……”老板娘顿了顿说道,“你给我留下来洗碗吧!这垃圾故事浪费了老娘这么多时间!真是便宜你了!”

“啊!谢老板娘不杀之恩!”郭xx站起来对老板娘作了个揖,将霜明月用黑色绸布包裹了起来,“老板娘劳烦带个路呗?小的这就去洗碗!”

“呿,还高兴呢?少根筋。”






-tbc-

-记录

-女主名字依旧没想好

-找了个借口不起女主名字

-然后女主的名字就可以拖一拖了哈哈哈

-故事1over

-等修

评论
热度(1)

© Rott3n | Powered by LOFTER